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我是王富贵 > 第124章 严嵩的选择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凡是小阁老,就有望父成龙之心,小胖子严世蕃尤其如此,他很希望老爹尽快当大官,掌大权,然后他就可以借着老爹的权势,为所欲为……不到十岁的严世蕃,已经给自己的人生做好了规划,不得不说是个狠角色。百度搜索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只是此刻的严嵩,还对未来茫然无措,甚至进京之后,连在哪里安家都不知道。

    他伸手,费力地抱起儿子,贴着严世蕃的小胖脸,低声道:“庆儿,等会儿咱们去舅舅家,你可记住了,不要胡说八道,惹人笑话。”

    严世蕃黑着小脸,他对舅舅欧阳必进可没有什么好印象,那是个古板的老学究,木讷的就像是一块榆木疙瘩。

    而且头几年,他还因为严世蕃不爱读书,打他的手板,把小手都打肿了,那可是严世蕃这么大第一次挨打。

    想到这些,小胖子就怒了,“我不去,我要住在自己的家!我不想见舅舅!”

    严嵩见儿子闹腾,心里头也是莫名的悲凉。

    他何尝不想有个属于自己的落脚之地,但是很可惜,实在是囊中羞涩,这次进京,一路上已经花了二十多两路费,把积攒的钱都花光了,还如何安家啊?

    或许没有人想过,堂堂严嵩,竟然会因为区区几十两,就被逼得走投无路。

    而这就是严嵩的实际情况。

    他是个穷小子出身,除了很会读书考试,别的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倒是夫人欧阳氏,出身名门。欧阳氏的弟弟欧阳必进,在几年前考中进士,担任礼部主事,已经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严嵩这次过来,就是投靠小舅子。

    千里北上,囊中羞涩,却还要寄人篱下,严嵩的心情能好就怪了。

    “庆儿,等,等爹爹去吏部,没准朝廷安排了新的职位,一切就好了。”

    严世蕃将信将疑,“父亲说话算数?”

    严嵩只好用力点头,其实心里虚得厉害。

    而此刻欧阳氏似乎已经平静了心绪,她板着脸,对儿子道:“小孩子老实点,不然为娘要好好教训你!”

    严世蕃还是很害怕老娘的,只好乖乖闭上了嘴,一家三口,进了京城。百度搜索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严嵩曾经在京城待过一段时间,他记忆过人,因此很快根据地址,找到了欧阳必进的住处。

    这是一座两进的院落,整体还算规整。

    严嵩上前,叩响了大门。

    过了片刻,从里面探出一张苍老的面孔。

    “请问您是?”

    严嵩呵呵道:“韩伯,不认识我了?”

    老头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后面的欧阳氏,这才忍不住。

    “原来是女婿老爷!老奴给你磕头了。”

    严嵩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别客气了,我那妻弟可在家里?”

    “不,不在……老爷还在衙门哩。”

    严嵩微微点头,“他也是个忙人啊!那个……你看,能不能让我们进去等他?”

    “这个……”老头迟疑,此刻欧阳氏走了过来,她脸色不善,“老韩,你跟着我们家几代人了,伺候得很是用心,今天我们一家三口来了,你怎么把我们拦在外面?还不快让我们进去?”

    老头被呵斥得脸色涨红,却依旧堵在门口,他低着头,半晌不语。

    欧阳氏看不下去了,怒道:“你,你简直奴大欺主,你就不怕我兄弟回来,处罚你吗?”

    老头满脸纠结,半晌才跪在地上,涕泪横流,“姑娘,你就别为难老韩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你们进去。这,这欧阳家的大门,你,你们严家就不要进来了!”

    “你!”

    欧阳氏暴怒,好歹我是欧阳家的姑娘,那是欧阳家的女婿,你一个奴仆,目无主人,想造反啊?

    她生气,可是一旁的严嵩似乎察觉了什么,他伸手拦住夫人,冲着老韩露出一个说不上好看的笑容。

    “我知道了,既然不方便,我们就告辞了。回头你告诉你们老爷,无论何时,大家都是亲戚。”

    说完,严嵩带着妻儿,离开了小舅子的家门。

    一家三口,穿过一条巷子,在一个茶摊前面坐下,严嵩掏出十文钱,只换了一壶茶。这要是在别的地方,还能多买俩个烧饼哩!

    这就是京城啊,活着真不容易!

    他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一块汉玉,咬了咬牙,“庆儿,你先喝点水,晚上爹爹带你去酒楼,吃顿好的。”

    严世蕃低头喝茶,翻着眼皮,哼道:“还是别吃了,你都把一件皮裘给当了,还不知道要当什么哩!”

    一句话,弄得严嵩老脸通红,他无可奈何苦笑。

    “我也是没有料到,这京城竟然如此险恶啊!”

    夫人欧阳氏狠狠道:“欧阳必进那个小子,简直忘恩负义!老爷当初指点他读书,帮着他考进士,现在他却连门都不让我们进,简直是只白眼狼!”

    严嵩摆手,“夫人,你不要怪他,身为文苑清流,自然是不想跟我搅在一起的,毕竟我是杨天官举荐的人,彼此远一点,对谁都有好处。”

    欧阳氏悲戚道:“老爷,话虽然这么说,可咱们该去哪落脚啊?”

    严嵩沉吟了片刻,“这样吧,先找个小客栈,回头我去吏部,如果天官大人开恩,能让我早点见他,补了官职,大不了住在衙门里,不会让你们娘俩受委屈的。”

    严嵩说着,喝干了杯里的茶水,心中的苦涩和空中的苦涩交织在一起……这就是男人啊,真难!

    他们刚转身,却发现两个年轻人,在前面笑呵呵站着。

    一个能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倒是不矮,就是太瘦了,另一个十二三岁,长得虎头虎脑,十分敦实。

    稍微年长的少年开口了,“如果我没认错,您就是严嵩严大人吧?”

    严嵩一愣,“请问这位小兄弟是?”

    对面的人呵呵一笑,“这一次调严大人进京,是担任佥都御史,算起来咱们俩平级,同殿称臣。在下王岳,是太常寺少卿,提督四夷馆。”

    严嵩一听,顿时脸色骤变,生出“此子恐怖如斯”的感叹。

    这个年轻人就是王岳?

    真是太年轻了!

    天子第一宠臣,敢于叫板杨廷和的猛士……实在是想不到,竟然是个瘦削的青年,该怎么说呢?

    后生可畏啊!

    严嵩吃惊之际,严世蕃却已经把王岳打量了一遍,突然大声道:“你,你就是斩首半级的王岳王大人?”

    王岳看了看这个大胖小子,突然呵呵笑道:“你叫严世蕃吧?小名庆儿!”

    “你,你怎么知道的?”

    王岳哑然,“令尊肩负重担,凡是跟他有关的事情,我是不能不知……严大人,跟我过来吧!”

    王岳带着严家三口,上了马车,走了大约一刻钟,在一片建筑前面,停下了脚步。

    严世蕃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这一片宅子可比舅舅欧阳必进的家里气派多了。

    “严大人,这一片原是虎房,后来被国子监祭酒杨和、御史许德治等人设计侵占,如今已经追回,按照陛下的意思,将虎房分割改造,用来安置一些官吏。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了。严大人可以进去瞧瞧,如果缺什么,只管给我一个条子就可以了。我的住处在湖广会馆的旁边,咱们也算是邻居。”

    王岳说完,转身告辞,带着杨博离开。

    严嵩一家三口,进入了住处,里面不但各种布置齐全,甚至还有两个丫鬟,一个马夫,一个厨娘。

    饭菜准备着,锅里烧着热水,一家人可以好好洗去满身的尘土……面对天堂一般的待遇,严嵩失眠了。

    他闷坐在床边,双眼空洞地对着窗外的夜空。没有无缘无故的恩惠,自己苦守半辈子的清誉,怕是维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