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卡牌密室(重生) > 第260-261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0章、证词的疑点】

    晚上十点半, 现场处理完毕,梁婷的尸体被运尸车暂时带回了法医中心。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虞寒江用梁婷的手机给她老公谢远打了个电话,告诉谢远梁婷意外死亡的事, 并且让他来法医鉴定中心认领尸体。

    谢远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电话, 不肯相信, 虞寒江把手机递给了经纪人陈姐,让她来说, 陈姐哽咽着道:“谢先生, 梁老师她真的出事了, 您快过来一趟吧, 直接来警察局!”

    谢远愣了愣, 急忙说道:“好, 我现在就过去!”

    虞寒江和肖楼跟着运尸车一起回了警队, 陈姐也被带回去详细审问。

    肖楼将从现场带来的证物拿去法医中心做鉴定, 虞寒江则带着小吴一起在审讯室里审问陈姐,审问的内容包括梁婷出道的经历, 这些年来的感情状况、和娱乐圈明星们的关系等等。

    陈姐大概是心里难过,回答的时候一直红着眼眶:“她早些年的经历其实我并不清楚,我是四年前才和梁老师签约, 当她的经纪人的……圈内人对她的评价都很好, 没听说她和谁有过恩怨。她和谢远的感情也很好, 夫妻两人每年都会一起出去旅行, 两人的感情让圈内人都很羡慕。”

    虞寒江让陈姐详细描述了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陈姐说, 她是下午六点半去家里接的梁婷, 当时梁婷背着一个很大的包, 里面就有一个保温杯,这个米白色的保温杯是谢远送的, 梁婷平时外出习惯带上它喝水。

    路上,梁婷拿出杯子喝过几口水,到了演唱会现场,化妆涂上口红后,喝水容易影响妆容,因此,一直到上台为止,她都没再喝过。

    虞寒江紧跟着问:“你之前说,由于便秘在洗手间里待了十多分钟,回到休息室就发现了梁婷的尸体。你在洗手间的这段时间,具体听到了什么?包括脚步声,仔细回忆一下。”

    陈姐低着头回忆片刻,说道:“我去的时候看见505女团的三个小姑娘结伴上厕所,还跟她们打了声招呼……我刚蹲下来不到半分钟,我隔壁的女生就上完厕所离开了,好像是赵羽欣。”

    虞寒江点头:“然后呢?”

    陈姐想了想,道:“然后,没过多久又一个女生出去,过了很久,她又进来了,还敲了敲对面的门,轻声跟人说话,具体说什么我没听清。”

    虞寒江抬头看向她:“仔细想想,对方的脚步声,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吗?”

    陈姐道:“是的,出去的和进来的,都穿着高跟鞋。”

    虞寒江在本子上记下这个关键:“这期间,还有没有别的人进来过?”

    陈姐摇头:“没有,我没听到。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虞寒江看了眼她穿的鞋子——是一双方便走路的平底运动鞋。

    ……

    半小时后,虞寒江审完陈姐,让同事们先下班回家,肖楼正好带着鉴定结果来找虞寒江。

    整个大厅一片寂静,其他人都离开了,只有虞寒江的办公室门缝透出一丝暖色的灯光。

    肖楼走过去,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虞寒江正坐在办公桌前,目光盯着电脑屏幕,抱着胳膊若有所思。暖色灯光的照射下,深蓝色的警服衬得男人的侧脸愈发的英俊。

    虞寒江表情严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眉头微微皱着。听到脚步声,他抬头对上肖楼的眼睛,目光立刻变得温和,他站起来,转身给肖楼倒了杯水,低声道:“鉴定结果出来了吗?”

    “嗯,你那些同事都回去了?”肖楼靠在办公桌前,随口问道。

    “他们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密室里的同事,说不定还会给我提供错误的信息,干扰我的判断,我干脆给他们放了假,自己查。”虞寒江将倒好的温水递给肖楼,柔声说,“喝点水吧。”

    肖楼结果水杯,将鉴定结果交给了虞寒江,喝口水润了润喉,这才说:“保温杯里的水,经鉴定,果然有毒,成分是剧毒物质□□,从半杯水中剩余的毒素来看,凶手投入保温杯的□□剂量应该超过了40克。”

    虞寒江拿起资料,低着头仔细查看。

    肖楼补充道:“通常,□□的致死剂量在0.3克/千克体重,梁婷的体重不到50千克,只要15克的□□就足够杀死她。但是,凶手投放的剂量是40克,严重超标,显然是为了让梁婷在口服剧毒后几秒之内就出现昏迷,并迅速死亡,来不及送医院抢救。”

    虞寒江点头:“超额的剂量能一次性杀死梁婷,免除后患,凶手对□□这种剧毒看来十分了解,而且是下定决心要一击必杀。”他翻到下一页,接着问:“矿泉水呢?”

    肖楼答道:“矿泉水没有异常。所有唇膏、粉底等化妆品,也没有发现毒素。”

    虞寒江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保温杯上有检测出指纹吗?”

    肖楼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凶手很谨慎,接触杯子的时候应该戴上了手套,保温杯的杯身、杯盖上只发现梁婷一个人的指纹。另外,死者的尸体我也仔细检查过,没有任何伤痕。这是典型的毒杀案,□□剂量过大,几秒内就能致人昏迷,梁婷在死前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和呼救。”

    鉴定结果在虞寒江的预料之中。

    凶手这次作案,明显是早有预谋。

    他翻开陈姐的审讯记录,一边指给肖楼看,一边说道:“梁婷的这个杯子是从家里带出来的,但是,来演唱会的路上她喝了

    保温杯里的水,没有出事,说明凶手并不是她的丈夫谢远,她的杯子里,一开始并没有毒。说明我们的推测完全正确,凶手是在演唱会的后台下的毒。”

    见肖楼认真听着,虞寒江便接着说道:“梁婷没登台之前一直留在化妆间,这一点很多人都能证实。当时有造型师、化妆师、经纪人三个人跟着她,凶手很难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梁婷上台演唱、下台给大家签名、再到叶棋上台唱歌,这期间大概有十几分钟,化妆间里是没有人的。”

    肖楼赞同地说:“凶手应该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偷偷溜进化妆间里下的毒。刚才审问的时候,好几个人在这个时间段出去过,凶手就在这几个人当中吧?”

    虞寒江搬了个凳子过来让肖楼坐下,指着今天审问的记录本,一页一页地分析——

    “赵羽欣,她说去洗手间后小解,很快就回了休息室,她是第一个离开洗手间的人,没人知道她出去之后做了什么。如果她只是假装上厕所,进厕所后冲一下水,立刻出来,然后偷偷去梁婷的休息室里投毒,再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叶兰,上厕所忘带手纸是她单方面的说词,到底是真的忘带了,还是找借口支开同伴,偷偷从洗手间跑出去给梁婷投毒?从陈姐补充的口供可以证实,叶兰是真的忘带。因为,陈姐当时也便秘蹲在洗手间里,听到刘溪离开又回来的脚步声,还听到刘溪敲门给叶兰递纸巾。”

    “刘溪去找纸巾花了七八分钟,有些可疑。但最可疑的还是叶兰。”虞寒江将这三人的证词疑点全部圈了出来,看向肖楼,得出结论:“叶兰在说谎。”

    肖楼接过审讯本仔细查看。

    叶兰说,好像有人进来过,可能是化妆师或者是工作人员,我听脚步声不是刘溪,因为我们第二套造型是高跟鞋,那个人穿的是平底鞋。

    而陈姐的证词,提到这过程中有三次脚步声。第一次有一个人走出去,此人便是最快上完厕所的赵羽欣;第二次又有一个人出去,是刘溪去帮叶兰找纸巾;第三次,有一个人进来,敲门,并且传来刻意放轻的说话声,应该是刘溪来给叶兰敲门递纸巾。

    女团几个人,由于第二套造型是高跟皮鞋,踩在地板砖上的脚步声会非常明显,跟平底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完全不同。陈姐蹲在那里,不可能听不见第四人的声音。

    叶兰说她听到了,陈姐说她没听到,两个人的证词出现矛盾,必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为什么是叶兰在说谎?

    虞寒江解释道:“因为,现场四个上厕所的人只有陈姐是穿平底鞋的。如果叶兰真的听到了平底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她应该听到陈姐从洗手间走出去的声音,而不是有人走进来的声音。”

    肖楼看着叶兰的这段证词,恍然大悟:“她确实在说谎。当时去过洗手间的只有赵羽欣、叶兰、刘溪和陈姐四个人,其他人都有同伴证明没去过洗手间。如果叶兰真的听见平底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那应该是陈姐走出去了,而不是有人走进来。”

    走进来和走出去,脚步声是不一样的。

    叶兰慌乱之下说反了,这也间接地证明陈姐的证词才是对的。

    叶兰为什么要说谎?

    *****

    【第261章、秘密关系】

    虞寒江将女团五个人的详细资料再次调了出来。

    叶兰是女团中学历最高的一个,她出身于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从小功课优秀,中学的时候还因为成绩优异而跳级一次,17岁就考上了重点大学,23岁硕士毕业。

    照理说,这样家庭出生的乖乖女很少会来娱乐圈打拼。

    她的出道经历很简单,由于自小爱唱歌,并且在歌唱比赛中拿过奖,她22岁正在读硕士期间报名参加了选秀节目,没想到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杀到总决赛。

    她温柔的嗓音,清新的气质,俘获了不少粉丝的心,最终以大赛第三名的成绩和星光娱乐公司签约。她提前申请论文答辩,拿到硕士学位,然后就成为了505女团的一员。

    有一次505女团的专访中,记者去她家采访了她的父母。

    虞寒江将采访视频调出来和肖楼一起看,她的父母亲都是大学教授,跟肖楼的父母一样性情温和,这让肖楼觉得十分亲切。她家里的书房摆了一柜子的书,据她父亲说,叶兰从小就爱读书,这一柜子的书她全都看过。

    也正因此,粉丝们更加喜欢叶兰,觉得她是娱乐圈难得一见“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文艺女神,比某些连字都认不全、没看过几本书的明星强了不只一倍。

    肖楼看完专访,疑惑道:“这种家庭出生的女孩子应该很有教养,她应该不会杀人吧?”

    虞寒江说:“从陈姐的证词来看,叶兰并不是凶手,真是她身上有疑点。”

    肖楼仔细一想:“也对。陈姐只听见刘溪离开的脚步声和刘溪回来递纸巾的声音,这期间,叶兰并没有出去过,她应该是一直留在洗手间里,那就没有了作案时间。”

    虞寒江打开叶兰档案中的履历表,指向其中的一行:“你看这里。”

    肖楼仔细看过之后,猛然一怔:“十七中?这不是林亦烟就读过的那所学校吗?”

    肖教授的记忆力确实强,林亦烟高中时代读的就是十七中,履历表中就有学校信息。虞寒江是办案多了,下意识地记这些关键点,没想到肖楼也能清楚地记住。

    虞寒江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