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卡牌密室(重生) > 第252-253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2章、车辆的下落】

    虞寒江当晚就去警队加班调查了周媛媛的全部资料, 包括她的联系方式,以及登记在自己和家人名下的房屋信息。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肖楼闲着没事,干脆也跟虞寒江一起回了警队。

    调查的结果让两人大感意外。

    ——周媛媛在月湖别墅山庄正好买了一套房子, 只不过登记在她父亲周健强名下, 这套房子位于c区, 从小区物业提供的房屋分布图来看,她这套房子和林亦烟的别墅距离很近, 只隔着一条路。

    虞寒江道:“如果有望远镜的话, 周媛媛可以在家里清楚地掌握林亦烟的动向。这样一来就证实了我们的推断, 凶手早就做好了详细的杀人计划。林亦烟是大明星, 平时很忙, 回月湖山庄的时间根本不固定, 距离远的话很难把握杀人的时机, 只有住在别墅区的人才能随时监控林亦烟的动向, 在她回来后找机会下手。”

    周媛媛和林亦烟有私仇,杀人动机非常充足。她在月湖别墅山庄也“凑巧”买了一套房子, 而且距离林亦烟很近,方便监视,她有充分的动手机会和作案时间。

    肖楼道:“这个周媛媛嫌疑很大, 如果凶手是她的话, 她可以带冰块去林亦烟的住处, 毕竟她住的地方离林亦烟很近……但是, 两人既然有私仇, 大半夜的, 林亦烟会给她开门吗?”

    虞寒江想了想, 说:“如果是以谈判的借口敲门,假装跟林亦烟和解, 或许林亦烟会开门?毕竟,她也想不到周媛媛居然会动手杀人。”

    肖楼认同地点了点头:“有道理。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周媛媛清楚林亦烟的生活习惯也不奇怪,如果是她杀掉林亦烟,开走林亦烟的车……那辆车现在会在哪呢?”

    虞寒江道:“我昨天去交警队的时候,拜托他们帮忙查6k502这辆黑色轿车的行动路线和下落,目前还没有结果,明天我们再一起去看看吧。”

    又一次加班到凌晨,虞寒江开车送肖楼回家,两人各自回去休息。

    次日早晨,虞寒江准时开车接肖楼去了交警大队。

    交警队的张队长和虞寒江很熟,见到他后急忙迎上来,笑道:“虞队,这么早来查案啊?”

    虞寒江低声问:“老张,林亦烟的车有下落了吗?”

    张队长苦笑着摇头:“6k502,这辆车我们追踪了很久,上周二凌晨4点,车子从月湖山庄开出来之后在市区里兜兜转转了一整圈,最后消失在一条岔路口,后续的就拍不到了,那一片街区是我们市最偏僻的郊区,最近正好在修路,还没来得及安装摄像头。”

    凶手在市区里兜兜转转,最后去没有摄像头的偏僻地带,显然是故意给调查带来困难。

    张队长调出了准备好的监控,指着画面中拍到的“6k502”车牌说:“从岔路口的监控来看,这辆车应该是开出了滨州市,去往隔壁的越州方向。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我已经联系了越州市的交警,他们昨天查了一整天,刚刚回复我说,市内的监控根本查不到这辆车的信息。”

    虞寒江听到这里,不由皱眉:“也就是说,这辆车在监控中凭空消失了?”

    张队长尴尬地摸鼻子:“嗯,凶手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我们的监控虽然覆盖了大部分交通要道,可确实有很多地区没来得及装摄像头。”

    林亦烟的车子是本次案件的关键,开车离开的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杀害她的凶手,如果能顺利找到这辆车,对破案会有很大的帮助。可惜这辆车至今下落不明,居然在监控中神奇地消失了?

    虞寒江拿出手机看了眼地图,问道:“从滨州去隔壁的越州市,有几条路可以走?”

    张队长道:“两条。一条是新修的城际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就能到。另一条是山路,需要翻过南林山,路程得三个半小时。南林山虽然不高,可地势险峻,山路上有十四个急弯,被称为‘十四盘路’,一般人很少会走这条路,倒是喜欢刺激的赛车手会在这条路上比赛……”

    说到这里,队长倏地一怔,脱口而出道:“凶手该不会是大半夜的翻了山路吧?!”

    虞寒江的心里升起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他沉声问:“山路没安装摄像头?”

    张队长无奈地说:“那条路是十几年前修的,路况不好,整条山路都没有摄像头。很多大货车喜欢走那条路,超载了也没人管。”

    虞寒江眯起眼睛:“按你的说法,这段山路有十四个急弯,很容易发生车祸吧?”

    张队长道:“没错。山路有好几个u形急弯,加上没路灯,晚上很少有人敢走这条路,林亦烟的车一直查不到,会不会是……掉下山崖了?!”

    虞寒江低声道:“有可能,马上去山崖下面找找。”

    在虞寒江的要求下,交警队和刑警队一起出动,迅速前往十四盘山路。

    经验丰富的张队长很快就在一个弯道处发现了不对劲,虞寒江和肖楼跟他一起下车查看——只见一个急弯的护栏正好有一处被撞碎的缺口,足以让一辆车冲出弯道滚落至山下。

    山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经过一周时间,车轮印已经非常模糊,没法做现场痕迹鉴定,但护栏缺口处却有明显的被剐蹭的黑色车漆。

    虞寒江蹲下来仔细看了看:“黑色的车漆,很可能是林亦烟的车,去山下看看!”

    几个年轻的交警迅速下了山,片刻后,张队长的无线麦里传来汇报声:“队长,山下发现一辆车,油箱爆-炸了,整个车被烧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车牌号正是滨a-6k502!”

    众人:“……”

    &n

    bsp; 果然是林亦烟的车。

    虞寒江和肖楼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两人来到山下的时候几个交警已经将现场围起来拍照取证,车辆顺着山坡滚落下来,最终油箱爆-炸,燃起大火,整辆车都被烧毁,车内自然不剩多少证据。

    指纹、体表皮肤、毛发之类的完全采集不到。

    如果不是虞寒江特意去查,荒郊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车辆坠落山崖,肯定没人会知道。

    找到车也没用,这辆车到底是谁开到这里的依旧查不到任何线索。

    虞寒江看着烧毁的车子,摸着下巴道:“凶手将车开到山路弯道,把车推下去销毁证据,那她是怎么回去的?这么偏僻的山路,她不可能走路回家,所以,肯定有人来接应她。或者,她提前在山路放了另一辆车,换车开了回去。”

    肖楼看向交警队长,礼貌地问:“张队,不知道山路的那边有摄像头吗?”

    张队长道:“翻过这座山就是越州市境内了,再走两公里就是省道,那边应该有摄像头,我可以让越州的同事帮忙查查看上周二从这条路过去的车辆信息。”

    肖楼紧跟着道:“车子也不一定是去了隔壁的越州市吧。”张队长微微一愣,就听肖楼冷静地说道:“他可以半路调头,反向走,又回到滨州。”

    虞寒江赞赏地看了肖楼一眼,朝交警说道:“张队,滨州这边的调查也要继续。车子确实有可能调头返回滨州,从山路回去后如果想进入市区,必定要经过那条岔路口。17号凌晨4点之后,经过岔路口的车辆,我想拿到所有车主的信息,麻烦你了。”

    张队笑道:“应该的,我这就回去帮你们查。”

    现场取完证后,众人一起返回市区。

    虞寒江请肖楼吃了顿便饭,紧跟着就带着警队的人去找周媛媛。

    周媛媛去年出车祸后一直在医院里休养,虞寒江给医院打了电话,院方说周媛媛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出院了,打她的电话一直没人接,虞寒江干脆带着大家来月湖别墅区碰碰运气。

    按照门牌号找到周媛媛家,虞寒江让同事们等在门外,亲自上前去按响门铃。

    来开门的是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家,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看上去十分憔悴,他疑惑地看着虞寒江:“请问你们是?”

    虞寒江出示了警官证,道:“大叔您好,我们是警察,找周媛媛调查一个案子。”

    老人家脸色一变:“你们找错地方了,周媛媛不住这儿!”

    肖楼温言道:“您是周媛媛的父亲周健强先生吧?”

    被拆穿的老头嘴角猛地抽搐了两下,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虞寒江平静地道:“大叔,我们只是例行调查,希望您能配合。周小姐毕竟是公众人物,妨碍警方办案对您女儿并没有好处。”

    屋内传来一个声音:“老周,谁啊?”

    老头沉默了片刻,似乎也觉得把警察挡在门外不利于女儿的名誉,这才开门让虞寒江等人进屋,朝屋里的老太太道:“两位警察,说是来查案子。”

    老太太愣了愣,立刻转身去倒了几杯水,满面笑容地道:“警官请坐,是什么案子?我们家媛媛之前受了伤,前段时间刚出院,不清楚外面的事情!发生什么事了?”

    虞寒江问:“周小姐在吗?”

    话音刚落,楼梯口就走下来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她穿着简单的居家服,脚上踩了双拖鞋,头发只有几厘米长,显然是做手术的时候被剪掉了。

    她素面朝天,脸上有几块明显的疤痕,是手术植皮后留下来的痕迹,还在恢复期。但五官依旧难掩精致,尤其是她的眉眼,微微上挑的剑眉看起来气势十足。

    周媛媛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随手点上了一根烟,淡淡道:“警官找我有什么事?”

    虞寒江直截了当地问:“上周16号、17号这两天,周小姐在哪里?”

    “在家休息。”她的嘴角浮起个冷笑,“我的脸这副鬼样子,还能去哪?”

    “有人能为你作证吗?”

    父母刚要上前说话,周媛媛却淡淡道:“我一个人在家,没有人能为我作证。”

    周健强愣了愣:“媛媛,上周我不是……”

    周媛媛打断他,道:“爸,您跟妈是前天下午才来滨州照顾我的,你们的机票警察随便一查就能查到纪录,不用给我做伪证。”她看向虞寒江,微微挑眉:“上周确实是我一个人在家,经纪人和助理也都被我赶走了,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虞寒江和肖楼对视一眼,颇为意外。大部分嫌疑人会想方设法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来洗脱嫌疑,没想到这周媛媛如此干脆利落,居然直接承认没有人能给她作证?

    这位周媛媛表现得如此光明磊落,难道谋杀案真和她无关?

    ******

    【第253章、最大的疑点】

    虞寒江仔细观察着周媛媛的神色,女人目光冷淡,一边抽烟一边说话,若不是脸上的疤痕破坏了她精致的容貌,她应该是个气质很特别的女明星。

    从查到的资料来看,周媛媛的人气和林亦烟不相上下,曾经还同时获得过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只不过那一届电影节林亦烟拿下大奖,周媛媛在评比中遗憾落败,事后周媛媛还礼貌地转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