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卡牌密室(重生) > 第216-217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6章、末日逃生21】

    这天晚上, 叶棋噩梦连连,一直都没有睡好。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又梦见了自己第一次去黑桃3时的经历。

    最开始见到程子洋学长时的喜悦,发现学长带走物资、抛弃他时的无助和愤怒, 跟着那群人来到工地后, 每天靠着大家的救济勉强吃饱肚子, 后来却被越狱的犯人一枪打死……

    他经历过两次最真切的死亡。

    第一次是现实世界的车祸, 第二次就是黑桃3的金融危机世界里,他的脑袋被一枪射穿, 那一刻,他甚至能清楚地看见大量的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糊住了双眼, 让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后来在噩梦密室里他身无分文,靠街头卖唱熬过最开始的几天, 然后每天靠吃树叶、野草,艰难地活下来,他甚至活得不如一个乞丐。让人发疯的饥饿感似乎刻入他的神经和骨髓,所以即便离开了噩梦密室,他每次见到食物,也会格外的珍惜。

    那次密室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每天晚上他都会觉得饿,睡前一定要吃点夜宵, 不然会被半夜饿醒。

    那些到处找新鲜树叶、甚至翻垃圾桶找食物的日子太难熬了,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不断重复的噩梦,让叶棋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梦境的最后, 叶棋看见程子洋微笑着对他说:“我也是音乐学院的, 真巧啊, 我今年大三,我是你的学长。”

    叶棋兴奋地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学长你好, 久仰大名,我在学校经常听同学说起你……”

    结果,就在握住对方右手的那一刹那,程子洋突然左手拿出一把刀,用力捅穿他的胸口,他低头,看见了胸口明亮的刀锋,以及沾在上面的刺目鲜血。

    叶棋猛然惊得坐了起来。

    显然,程子洋的出现勾起了他那段不太美好的回忆。梦境的最后,程子洋当面捅刀的事情虽然没有发生过,可叶棋还是心脏砰砰直跳——那梦境太过真实,总觉得像是一种不太好的预兆。

    听说,有些梦和现实相反,有些梦却是不祥之兆……

    叶棋正盯着帐篷发呆,耳边突然传来个低沉的声音:“怎么了?”

    邵清格被他吵醒,叶棋回头对上邵总的惺忪的睡眼,忙说:“做噩梦,惊醒而已。”

    “是梦见之前黑桃3的经历了吧?”邵清格心中了然,因为心有灵犀通道能让他感受到叶棋此时的不安,他坐起身,轻轻按住叶棋的肩膀,柔声道,“别想太多,都过去了,我们这个团队的人是可以信得过的,没人会做出抛弃队友这种事。”

    “我当然相信大家。”叶棋挠挠头,勉强挤出个笑容,“都说了只是梦,没关系的。”

    “嗯……现在才凌晨三点,再睡一会儿吧?”邵清格的声音懒洋洋的,不知是不是半夜被吵醒没睡够。叶棋道:“你睡吧,我睡不着,干脆换班去守夜好了。”

    “那我也去守夜。”邵清格说着就开始穿外套。

    “你不是喜欢睡懒觉吗?你再睡会儿……”叶棋还没说完,邵清格就打断他道:“没事,这几天大家轮流守夜,不能总让肖教授他们熬夜,也该我们换换班。”

    “嗯,有道理!”

    两人穿好衣服,走出帐篷时,肖楼和虞寒江正在烤火。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俩坐在水果纸箱上,围着保安用的小火炉,在火炉里加了一些木材,一边烤火取暖,一边……应该是用心有灵犀通道在聊着天。

    反正听不见声音,只能看见他们一直眼神交流。

    见叶棋和邵总起来,肖楼不由疑惑地开口:“起来做什么?你俩今晚不用守夜吧。”

    叶棋道:“反正我半夜醒来了,不如肖教授你去休息,守夜的事交给我们,正好我可以再放一枚窃听器出去,随时监听外面的动静。”

    虞寒江看向肖楼:“既然叶棋要主动守夜,你也去睡会儿,养足精神。”

    肖楼微笑道:“好,那就辛苦你们了。”

    虞寒江朝邵清格点了一下头,两人便转身走进帐篷。

    掀开帐篷门帘的时候,叶棋意外地发现——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帐篷里只铺着一床被子。

    邵清格跟他连着心有灵犀,很快就察觉到他的想法,笑眯眯地道:“另一床应该是铺在下面了,铺一床、盖一床,这样地面就不会太凉。”

    脑海里蓦然响起的声音让叶棋愣了愣,他还是不太习惯跟人连上心有灵犀。

    邵清格继续道:“开口说话可能会吵醒其他人,心有灵犀通道是个好东西,我们也试试在脑袋里交流交流?”

    叶棋点点头,在肖楼刚才坐的地方坐下,给暖炉里加了一些燃料。

    他回头看了肖楼的帐篷一眼,在脑海里说:“两个大男人睡一床被子不挤的吗?其实可以像我们那样,一半的被子铺在下面,另一半的被子用来盖,这样很保暖,还不会互相抢被子。”

    对上少年单纯、清澈的目光,似乎真在认真给肖楼建议……

    邵清格无奈扶额:“他俩这是自愿的,不用你瞎操心。当时在乱世烽烟密室当了半个月的夫妻,那期间他们也是一直同床共枕,大概已经习惯了。”

    叶棋愣了愣,总算反应过来,不由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他俩?那个?”

    邵清格笑着问:“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你听过吗?”

    叶棋的脸色微微发红,尴尬地说:“听过不少,我们学校就有些小透明,为了能在歌坛混出名堂,甘心被大佬给包养。就我知道的,我们系一个男生,背后有个金主爸爸,据说那人比他大了二十多岁呢,养着他当小情人。”

    邵清格似笑非笑:“那你需不需要一个金主爸爸?不养你当情人,只给你钱的那种。”

    叶棋呆住:“什么意思?”

    邵清格收起玩笑,认真说道:“我在现实是基金公司的老板。我是白手起家创业的,但其实,我还是个富二代,人脉比较广,要不然我的生意也不会做得那么顺利。”

    叶棋一脸鄙视:“富二代还能叫白手起家的吗?!”

    邵清格道:“我确实没找父母要钱,启动资金是我自己贷的款,后来经过几轮融资,公司越做越大,马上就能上市了,要不是我的合伙人背后捅刀害我出车祸,我本来计划在年底上市……这些跟你说,你也不懂吧。”

    叶棋点点头:“不懂。但上市,听起来就

    好厉害!”

    邵清格微微眯起眼,笑了笑说:“说点你能听懂的吧——星工厂唱片公司,知道吗?”

    叶棋的双眼蓦地一亮:“知道!这是圈内最出名的唱片公司,我的偶像男神女神都在这家公司啊,他们家的歌手一个比一个厉害,还有好多优秀的词曲作者,以及最厉害的制片人周老师!”

    邵清格道:“他们老板,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

    叶棋:“……”

    邵清格见叶棋的嘴巴瞬间张大到能吞下一枚鸭蛋,便笑眯眯地问:“你男神女神是谁?天后薛凝露,歌王周恒?我跟他们也挺熟的,他俩还把很多个人财产委托给我们公司帮忙管理,我去年帮他们赚了好大一笔钱,他们都学会跟着我搞投资了。”

    叶棋:“…………”

    邵清格笑眯眯地伸出胳膊:“金主爸爸在这里,快来抱大腿。”

    叶棋激动得不敢相信:“真、真的假的?”

    邵清格眸色深邃:“骗你有什么好处?我们总有一天,是要回到现实的,到时候,我可以帮你实现梦想,介绍你签到星工厂当歌手,给你找最好的音乐制作人团队,量身打造单曲,让你大红大紫变成歌坛天王。所以,过去的那些糟糕的事情就别再想了,多想想美好的未来嘛。”

    叶棋心里一暖,用力点头:“嗯,我知道,谢谢你。”

    片刻后,他才看着邵清格,在脑海里认真地说:“邵总,我相信你的话,虽然靠你可以走捷径,但我还是想自己在比赛中拿到好成绩,比如,得个冠军亚军什么的,这样说出去也有底气。不然,靠走后门签约当歌手,万一我做得不够好,也会丢你的脸吧……”

    火光的映衬下,少年的脸颊微微发红,清澈的眼眸立满是认真,想起他抱着吉他在广场上卖唱的样子,那是邵清格第一次见到叶棋,少年那么认真、努力,弹着吉他唱着歌,还吆喝着让周围的观众给他打赏,活力十足。

    此时的他,聊起将来的梦想,却认真无比,眼眸明亮如形成。邵清格心中微微一动,不由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低声道:“好,我尊重你的决定。到时候你获奖了,我再帮你牵线。”

    叶棋兴奋地点点头:“太好了,谢谢金主爸爸!”

    邵清格笑而不语。既然叶棋那么想当歌手,邵清格不介意顺势帮他一把,毕竟是生死关头共患难的人,他对叶棋的品性也足够了解。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时间倒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天亮了。

    叶棋叫醒了大家。

    这一天,众人都警觉地进入备战状态,时刻没有放松,可一整天依旧无事发生。

    肖楼有些疑惑:“难道虫族在城北、城南那些地方出了意外?迟迟不来东区?”

    虞寒江道:“有可能。那两片城区的挑战者要是提前做好布置,顽强抵抗,也有人像我们这样直接用汽油烧,大批虫族遇到火场的话并不好过。”

    老莫分析道:“落英阁的那支队伍应该没来城东吧?这几天都没见她们,说不定,她们就在别的区域跟虫族撞上了。这个队……以队长的果断,撞上虫族应该也不会太吃亏。”

    那位女队长确实够狠的,见队友被感染,直接烧死,虽说这做法冷血了些,但壮士断腕、干脆利落的处事作风,至少在关键时刻不会让队伍陷入危难。

    肖楼道:“不管其他城区什么情况,我们还是保持警惕吧。”

    到了晚上,大家继续分批守夜,24点的时候,悬浮框刷过一条公告——

    【黑桃8密室末日逃生,第五天,凌晨00:00】

    【挑战者剩余数量:198人】

    叶棋道:“我记得昨晚是208人,今天变成198,看来今天只有2队被灭了?”

    相比起前几天大量的牺牲者,这一天的死亡人数居然变少了许多。

    虞寒江道:“很可能挑战者团队也在不断的实战中积累了一些经验,前几天被淘汰的,要么准备不够充分,要么对虫族不了解直接撞上了虫族大军。能活下来的,都是特别强的队伍。”

    众人都很赞同虞队的分析,越到后面,留下的人就越强,黑桃密室一直是这种优胜劣汰的规则。但这些队伍具体藏在哪里,大家并不知情,目前只有程子洋带的那支远方协会12人团队来到了城东区,就在他们附近。

    由于昨晚叶棋和邵总守夜守到天亮,今晚,龙森、曲婉月、刘桥和老莫主动要求守夜。刘桥和曲婉月守前半夜,老莫和龙森守后半夜。

    刘桥和曲婉月两个女生守到三点无事发生,交接班的时候外面还很平静。

    刘桥将窃听器卡牌转交给老莫,道:“叶棋的窃听器,外面有动静听得很清楚,三个窃听器轮流用,一个能窃听3小时。”

    老莫认真地接过来,将还没使用的窃听器放进仓库远处树下的雪人里。

    这高级窃听器的音效极为清晰,连下雪的“刷刷”声几乎都能听见,老莫和龙森一边烤火,一边认真地监听外面的动静。

    凌晨五点,天还没亮。

    雪又下了一整夜,叶棋堆的那个丑雪人,上面盖了厚厚一层新的积雪,眼睛、鼻子甚至是手臂都分辨不清了,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雪球,但这并不影响窃听器的效果。

    就在这时,窃听器里突然传来咯吱咯吱的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踩过雪地!

    老莫脸色一变:“外面有情况!”

    龙森立刻警觉地站起来,回头去将大家叫醒。

    五点,正是人类最容易深度睡眠的时候,但大家的警觉心很强,被叫醒后立刻让自己清醒过来打起精神,迅速在仓库里汇合。

    老莫道:“听数量应该不多,很像是人类的脚步声。”

    肖楼道:“别忘了虫族外形也跟人类一样,它们会伪装。”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走到仓库门口,轻轻敲门,其中一个女声问:“请问里面有人吗?我们能不能进来躲一下雪,外面太冷了。”

    众人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虞寒江使了个眼色,大家立刻分散开,穿上隐身斗篷躲了起来。

    每个人穿隐身斗篷躲避的位置,白天的时候虞寒江就已经规划好了,免得大家挤在一起,不小心误伤队友。

    就在这时,门被几个男人用力地踹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