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卡牌密室(重生) > 第166-167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6章-乱世烽烟16】

    江州牢房。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天香楼的姑娘和老板集体被押入了大牢, 这些姑娘平时能歌善舞,每天起来都要画上精致的妆容、穿上漂亮的衣裙,被富家子弟们捧在手心里, 哪里受过这种罪?

    一看见地牢那阴冷、潮湿的环境, 众人就纷纷开始抱怨:“这么脏的地方怎么睡人啊?”“就是, 连一张床都没有。”“刺客跟我们没有关系,告诉虞大人,快放了我们!”

    负责看押她们的衙役被吵得不耐烦, 怒喝一声:“都闭嘴!你们天香楼出了刺客,王爷要是动怒,你们所有人统统都要杀头!还敢对地牢挑三拣四,地牢可不是让你们唱歌跳舞的地方——都老实点, 你们几个,给我进去!”

    男人身材魁梧, 声如洪钟,姑娘们吓得面色发白,纷纷闭上嘴不敢多话。

    叶棋跟在人群里默不作声。

    天香楼被抓的总共有十二人,四人一间,关在了三个牢房里。

    地牢的条件确实很差。没有床, 地上铺着乱七八糟的干草, 角落里还传来老鼠的叫声, 一只肥硕的老鼠从面前经过,引得几个姑娘惊慌尖叫, 还有人脱下鞋子打老鼠,牢房里一片混乱。

    叶棋坐在角落里, 认真地思考进发生的事。

    他之前在红桃2、红桃3、红桃4都拿到了s级评价,之后的5/6/7关跟着虞队和肖教授一起破案, 也学到了不少推理知识,他敢肯定,这密室的案子不会是王爷被刺杀这么简单。

    当时刺客逃跑,王爷一怒之下抓了天香楼在场的所有人,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会是第一个死者?正想着,突然见一个衙役走过来,道:“哪位是叶姑娘?”

    叶棋站了起来:“我是。”

    那衙役笑道:“有位邵公子来看你了。”

    周围的姑娘听到这里,投向叶棋的目光满是羡慕嫉妒恨。邵公子最近花钱包养叶姑娘的事大家都知道,没想到邵公子如此有情有义,在她身陷囹圄时还肯前来看她!

    叶棋听见这话也是双眼一亮,立刻跟着衙役出去。

    门外,邵清格长身玉立,手里拿着把折扇,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见叶棋出来,他从钱袋里掏出一块银子塞给那位衙役:“有劳了。”

    那衙役开心地收下钱,道:“两位慢慢聊!大人回来之前你们随便聊,我去给你们守着门。”

    叶棋:“…………”

    花钱买通衙役,这种事邵清格做起来还真是顺手。

    邵清格微微笑了笑,拿来一个食盒放在桌上:“你还没吃饭吧?先吃些点心。”

    叶棋在王府为了准备表演确实没吃晚饭,本来计划表演结束后回天香楼吃宵夜,结果宵夜没吃成,反被抓进了牢里,他肚子正饿得咕咕叫,看见食盒,立刻掀开盖子,抓起点心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曾在噩梦密室里经历过吃树叶活下来的艰辛,所以对食物格外珍惜,吃糕点的时候,一点碎渣都不会留,把小块的点心捧在手心里,吃得干干净净,那动作就跟一个饿坏了的小松鼠似的。

    刚才在牢房的草堆里坐了一会儿,他的头发上沾着一些草屑。

    看着他这又饿又狼狈的模样,邵清格心里莫名一软,不由伸出手,轻轻帮他把头上的杂草给拿了下来,玩笑道:“第一次体验坐牢吧?这里的条件是不是很差?”

    叶棋郁闷地抬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换你天天穿裙子扮女装,被抓起来坐牢试试?”

    邵清格柔声道:“听起来很委屈的样子?要不我让虞大人放你出去?”

    叶棋很快镇定下来:“肯定不行,案子没查清楚之前我们都不能放。没关系,反正是剧情需要,把我安排在天香楼,肯定是天香楼有线索需要我来收集。”

    他已经吃饱了,擦擦手,看着邵清格道:“我们走了之后,王府是不是又出了事?”

    邵清格点头:“大小姐死了,上吊自杀。”

    叶棋愣了愣,立刻说道:“肯定不是自杀吧!”

    邵清格道:“虞肖两位还在那边调查线索,特意交代让我过来看看你,其实大家对你都挺关心的。”

    叶棋的心里微微一暖,说道:“我没事,在牢里坐几天而已。天香楼这边,我知道的其实也不多,我仔细想了想,那个刺客,应该是早就混在表演剑舞的队伍里了。”

    邵清格感兴趣地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杀了其中的一个舞姬,冒名顶替的?”

    “不可能。”叶棋摇了摇头,说:“我这几天一直陪着她们练舞,这套剑舞的动作非常复杂,临时顶替的话没办法表演得那么完整。刚才在王府的舞蹈你也看了,五个人的同步性很高,每一个动作都整齐划一,跟音律的节拍也踩得很准,临时顶替的话做不到这点。”

    “嗯,那倒是。”邵清格仔细回想方才的舞蹈,五个人确实配合默契,动作十分熟练,舞蹈的效果也挺让人惊艳,显然是一起练习了很久。

    “她们排练的时候一直蒙着脸,我为了分清每一个人,特意记住她们的眼睛、眉毛,跟今天表演的五个人也对得上号。所以,那个刺客肯定是早有预谋,一直以舞姬的身份混在天香楼里,这次趁王爷生日宴的节目表演,混在舞蹈队里刺杀王爷。”

    “……”这家伙认真分析的模样还挺可爱,邵清格不由微笑道:“还有别的线索吗?”

    “我刚才核对了剩下的四个姑娘,逃跑的刺客名叫雪雁,按青姨的说法,她在天香楼待了一年,刺杀王爷的行动看来她已经谋划了很久,不知道跟刺杀虞大人的是不是同一批人。”

    “好,记下了。你的话我会全部转告给虞大人。”邵清格将叶棋提供

    的线索全部记下。

    为免离开太久会引人怀疑,邵清格就让叶棋先回去休息。

    衙役把叶棋单独带去了一个牢房,那牢房比其他人住的地方干净许多,而且还铺着崭新的被褥,叶棋瞪大眼睛:“这被褥哪来的……”

    衙役笑眯眯地道:“这是邵公子让我们给姑娘准备的,邵公子真是怜香惜玉,担心叶姑娘在牢里受苦,特意让小厮送了新的被褥过来。”

    叶棋走进牢房,心里暖暖的。

    邵清格虽然嘴巴坏了点,心地还是挺好的。

    万恶的金钱在古代也同样管用。

    叶棋心里感叹着,有钱就是好,坐个牢都和别人不一样!

    ***

    与此同时,镇江王府。

    提审完王府的所有人后,肖楼整理好笔录,跟着虞寒江一起去死者的住处搜集线索。

    他们在大小姐的闺房里找到了很多抄写好的经书,纸篓里还有些废纸,是大小姐给九公主写信时的废稿,大部分都只写了一半就揉成一团丢弃掉,显然,写信时,她的内心非常矛盾,并没有想好信件的内容,而是边写边改。

    废稿上的字迹和九公主交给虞寒江书信上的字迹一致,其中有一页废稿的内容也和最终书信上的差不多,只是有几个字写错被涂改,大小姐应该是照着它又重写了一份完整版。

    这些证据至少能证明——九公主交给虞寒江的信件,确实是大小姐亲笔所写。

    此外,大小姐屋内还有一件崭新的裙子,整整齐齐地放在一边,这应该就是芸夫人当时给女儿准备的新衣,让她换上去参加王爷的晚宴,但她并没有换,死时依旧穿着那一身素净的白衣。

    可惜,最重要的证物没有找到。

    ——大小姐死前吃过的毒到底来自哪里?

    是零食、饭菜,还是茶水?

    古代不能把食物拿去实验室里化验,一般仵作验毒,都是用银针。肖楼拿起桌上的零食,用银针试毒,发现几份糕点中并没有毒素;茶水里也没有。

    询问伺候大小姐的贴身侍婢,她说大小姐下午申时出去,没让她跟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出去之前并没有在屋里用饭。

    申时,也就是16点左右。

    大小姐死亡的时间是18点,她出去之后到底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

    虞寒江又带上肖楼、莫学民和龙森,去搜四小姐齐亦薇的住处。

    没想到刘桥所说的那几种药材居然还在,装药材的纸包甚至没有拆封过。看来,并不是四小姐用这些药材配的毒?

    二小姐、三小姐和其他夫人的住处都没有特别的发现。

    搜完王府时,已经快到凌晨。整个王府被封锁,夫人、小姐们聚在大厅里神色各异,虞寒江该搜的都搜了、该问的也问了,不好继续打扰,便跟王爷告辞。

    王爷亲自送他们到门口,叮嘱他一定要尽快破案。虞寒江保证说自己会尽力。

    龙森、曲婉月留在了王府,虞寒江带着肖楼、莫学民回到知府衙门。

    邵清格和刘桥正在那里等他们,见两人回来,邵清格立刻上前问道:“怎么样?凶手有头绪了吗?”作为一个红桃渣,他在红桃密室习惯躺赢。以他对虞、肖两人的了解,两位这么晚才回来,估计是把王府翻了个底朝天,一点线索都没漏。

    然而让邵清格意外的是,虞寒江的脸上并不是自信的神色,反而带着一丝困惑,他微微皱眉,道:“线索很多,而且很杂乱,目前还不能锁定凶手。”

    莫学民听到这里不由愣了:“凶手不是逃跑的林少泊吗?”刘桥也好奇道:“不是林少泊和四小姐合谋干的?”

    刚才在王府分析来分析去,不就林少泊嫌疑最大?

    虞寒江低声道:“没那么简单。四小姐的药材都没有缺失,毒并不是她配的,目前还找不到毒死大小姐的药在哪里,所以不能轻易下结论。”

    他给队友们使了个眼色,直接带大家去牢房看叶棋。

    叶棋单独关在一个牢房里,小家伙正窝在被子里睡觉,露出一只白皙的耳朵,整个身体窝成了一团,就像是一只警觉的小动物。

    肖楼看见他盖着的被子,不由疑惑:“哪来的被褥?”

    邵清格笑眯眯道:“我让人准备的,总不能让我们叶姑娘睡在这乱糟糟的草堆里吧。”

    肖楼见叶棋缩成一团,不由心疼地道:“这次真是委屈他了,牢房的地面潮湿、阴冷,现在又入了秋,就这样睡在地上,肯定很不舒服。”

    叶棋被动静惊醒,醒来后看见大家,他立刻跑过来,道:“你们回来啦,案子怎么样?”

    虞寒江说:“案情比较复杂,两起案件应该会有关联,但现在还找不到联系点。你的证词邵公子已经跟我们说了,那个叫雪雁的刺客长什么样,你能画下来吗?”

    叶棋仔细想了想,道:“我没学过美术,画不出来,但我专门记住了她的眼睛、眉型,如果再让我看见她,我一定能认得出来。”

    对方蒙着脸,光画个眉毛和眼睛也很难找人,看来只能让叶棋认人了。

    虞寒江道:“时间已经很晚了,你先休息,有什么线索我会让邵公子通知你。在没破案之前,天香楼的所有人都不能放,要委屈你先在地牢里待着,我们会尽快查清这个案子。”

    叶棋点点头,笑容灿烂:“没关系,我睡哪儿都行。”

    邵清格想起肖楼说地面潮湿阴冷,便开口道:“给你的被子很大,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