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卡牌密室(重生) > 第105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5章、流溪村-11】

    流溪村东边, 无辜的村长被流溪村的村民们抬了出来。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孙婆婆在这个村里的威信似乎远超过村长,加上她用“村长眼睛看得见、是外地人假扮的”作为理由, 眼盲的村民们也分不清村长是真是假,大家自然听孙婆婆的。

    几个年轻人将村长丢在村外, 正准备转身离开,村长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怒吼道:“你们都相信那个老妖婆,不信相信我吗?”他突然一把撕住一个年轻小伙的衣领,“老五,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我是真是假, 你都分不清吗?”

    那年轻人怔了怔, 喃喃道:“你的声、声音是很像我四哥, 可孙婆婆没理由骗我们啊……而且,你要是真的看不见,你怎么能从人群里一下子抓到我?”

    老五当时正在人群里, 村长确实一下子抓住了对方。

    周围的人立刻附和——

    “对啊,你怎么看得见小五在哪?”

    “他能看见, 肯定不是四哥!”

    “孙婆婆说得没错, 他肯定是外地人,假扮我们村长想偷我们的宝贝!”

    “说不定秦姨家的石头就是他偷的!”

    听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质疑声, 村长怔了怔, 颓然松开了手,道:“那个老妖婆, 肯定是她在搞鬼,她急着把我赶出村子,是因为我一直在怀疑她……”

    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女生清脆的声音:“你快走吧,我们村子不欢迎外地人。”

    说话的正是孙婆婆在带的徒弟小晴,村长抬眼看向她,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毫无焦距,又好像在注视着他。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怔了怔,苦笑道:“小晴,你也不相信四叔?”

    刘晴认真地说:“我四叔从小就看不见,我们都知道。”

    村长:“……”

    面前的十几个亲友满脸都是戒备之色,显然,这两天村里连续丢东西,闹得人心惶惶,孙婆婆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污蔑他不是村长本人,他确实看得见,真是四张嘴都说不清楚。

    等村民们离开后,他才无奈地转身往农田里走,打算在农田里睡一夜,明天再想办法解释。结果,他刚走出几步,突然有个高大的男人轻轻按住他的肩膀,另一人在他面前微笑着说:“村长你好,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村长脸色一变:“你们谁啊?!”

    虞寒江二话不说,将他的双手反拧到背后,顺便捂住他的嘴,把他给拖走。

    村长瞪大眼睛开始疯狂挣扎:“唔唔……放开我……唔……”

    肖楼:“……”

    虞队这也太凶了,简单粗暴,直接绑人。

    估计村长的心里肯定把他俩定义为王八蛋绑匪。

    肖楼无奈扶额,尽量温和地跟对方说:“你别担心,我们没有恶意,找你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为免被村民发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虞寒江干脆把村长绑进了桃花源。

    村长一直“唔唔”地挣扎着,直到进入漫山遍野、开满了桃花的新世界,他的眼眸才蓦地瞪大——他在村子里待了这么多年,从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见他发呆,虞寒江放开了他,淡淡地道:“这是我们外乡人的地界,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妖法,或者是幻觉。你在这里不会被人发现,可以放心大胆地跟我们聊聊。”

    &nbs

    p;   肖楼微笑着给他递过去一竹筒清水:“喝点水,压压惊吧。刚才绑你也是无奈,万一村民们返回,会很不好办。”

    村长脸色难看:“你们把我绑过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的目的其实和你一样,想找出流溪村的村民们失明的原因。”肖楼见村长神色古怪,接着说:“当然,你肯定不相信我们是好心想帮助村民,你可以认为,我们接受了别人的委托,在调查这件事,查清楚之后,我们可以拿到丰厚的报酬。”

    叶棋心情复杂地看了肖楼一眼,心想,肖教授可真会忽悠,这村长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

    虞寒江也看向肖楼,发现肖楼神色认真,虞寒江并没有戳破,反而附和道:“没错,我们来到流溪村,是听说村里有非常珍贵的玉石资源,老板让我们调查村民们失明的原因,如果村长你愿意配合,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揭开流溪村的秘密,让你们的后代恢复光明。”

    肖楼紧跟着道:“你们村里,只有你能看得见,身边的同伴什么都看不见,你现在还这么年轻,肯定要娶妻生子,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变成瞎子吗?”

    村长的脸色微微发白,显然,肖楼的这句话一针见血地戳到了他的痛处。

    他转过身,颓然坐在桃花树下的石块上,轻叹口气,低声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没敢结婚,阿悦等了我五年,可我不敢娶她,我怕我们的孩子,也像其他人家出生的孩子一样,变成瞎子……”

    他深吸口气,抬起头看向肖楼:“我一直怀疑流溪村的村民们失明,并不是被诅咒,但我查不出来原因,你们真的能帮我查清楚?”

    肖楼和虞寒江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当然,但需要你配合。”

    村长被赶了出来,他没法解释自己眼睛能看见的原因,何况村民们对孙婆婆的信任远超过他这个年轻的村长,他一个人,孤立无援,这些外地人虽然不能全信,但他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赌一把。

    他仔细想了想,终于咬牙点头:“如果你们真的能帮助我们的后代恢复眼睛,村里的玉石资源你们可以全部拿走!反正看不见的话,我们留着那些破石头也没用!”

    肖楼微笑着道:“你能想清楚最好。”

    虞寒江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么年轻,是怎么当上村长的?”

    村长苦笑道:“我叫刘四,是刘家这一代里的老四。据说,是因为我爷爷是村长,我爸也是村长,我长大以后,他们就让我继续当村长。”

    肖楼惊讶道:“村长还能这样家传的吗?”

    刘四说:“村长也就是个名号。我们村每年只过一次节,平时大家不太来往,各过各的,我的作用,就是每年组织秋收节,大家收完麦子之后,在村子的东边做一场法事,祭奠亡魂,一般是孙婆婆来主持。”

    虞寒江皱眉:“祭奠亡魂?她有说过祭奠谁吗?”

    刘四道:“说是祭奠我们的先祖。”

    这孙婆婆明显在说谎,因为,村民们的祖先应该是埋在西山上的破庙里,那个人骨坑,埋葬了几十人,肖楼他们没有往下深挖,说不定下面的尸骨会更多。

    如果真是祭奠先祖,应该去西山的破庙,而不是在东边的麦田。

    麦田里放着两颗猫眼石,或许,村民们在祭奠的并不是自己的祖先,而是那位戴手串的女孩。

    虞寒江问:“村民们的眼睛都看不见,为什么就你能看见?”

    刘四解释道:“我从小就能看见,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