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权宠医妃:腹黑冷王太难缠 > 73.第73章 二哥被举报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www.biqugemm.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秋冷笑道,“对呀,王妃心善,要你做事必然不会亏待你,以后好好记得王妃的这份恩情吧。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谢谢王妃,谢谢王妃。”

    晓芸接过银票,连忙跪地又给沈琉烟磕了几个头。

    沈琉烟说,“以后柳语若是有什么动静,记得随时汇报本王妃,你可以走了。”

    “就这事?”

    晓芸不敢相信,居然交给她的这么简单。

    沈琉烟笑着点点头,“对,就这事。”

    晓芸走出萧天齐院子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

    王妃给她解了毒,非但没惩罚她,还给她五百两的银票,让她监视着柳语。

    五百两啊!

    她就是在王府做奴婢做到死,也赚不了这么多的银子啊。

    晓芸将银票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藏好,然后赶紧回了如意苑。

    她离开这么久,柳语说不定会起疑的。

    柳语得意过后,想叫晓芸再去芮宇轩看看,居然找不到人了,脸色顿时难看的厉害。

    让门外的婢女去找晓芸,刚好晓芸这时候也回来了。

    “你去哪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柳语见晓芸头上青紫,一脸狼狈的模样,拧着眉厌恶的问着。

    晓芸擦着眼泪委屈的说,“对不起姑娘,碰到梨花院的人了,把奴婢狠狠修理了一番。”

    一听是梨花院的,柳语冷笑了下。

    “她们的主子都死了,还敢拿你撒气?你也是个没用的东西,平日的张成呢。”

    晓芸低头说,“她们正在气头上,奴婢又是一个人,哪敢和她们硬碰硬啊,再说了,本来因为王妃跳崖的事,她们就记恨咱们如意苑,哪里还能放过奴婢。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行了,滚回去洗干净再过来,我有事要你去办。”

    柳语一转身进了屋。

    晓芸‘是’了一声,回了自己的住处,磨蹭了好久,才又来到了柳语的房间。

    柳语这会儿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但见她这一副惨兮兮的模样,也没说什么,而是让她看一个七角星的符号,说,

    “将这个记下来,找个煤块画在芮宇轩的墙壁上,一定要注意隐蔽。”

    “是,奴婢这就去。”

    晓芸连忙朝外走去,趁着人不注意,赶紧写了个纸条,让人将这消息传给晚秋。

    她又赶紧去帮柳语做事去了。

    沈琉烟看着这纸上的记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七角星。

    不就是七星阁么。

    她倒要,到底有什么本事!

    驿站

    青竹看着又咳出一口血的主子,急的团团转,“主子,我去给你找个大夫吧,你这样强忍着也不行啊。”

    莫天邪举止,“不用。”

    “你这一天已经吐了三次血了,再这样下去,身子怎还受得住?”青竹急的眼睛透红。

    莫天邪闭上眼,淡淡的说,“寻常的大夫,也治不了朕的病,找他们来,多添烦恼罢了。”

    “前天那位姑娘呢,要不要奴才去把她请来?”

    “那个女人,你找的到?”

    莫天邪嘴角微勾,声音冷了几分。

    那女人离开的时候,他特意派人跟在后面,结果,居然跟丢了!

    他身边的都是一等一的上等杀手,连一个小丫头都跟不住,真是废物。

    青竹低下头,“可不找的话,也不能在这等着啊。”

    “把大还丹拿来。”

    莫天邪睁开眸子,淡淡的说了句。

    青竹眼睛猛然睁大,连忙摇摇头,“主子,那药你不能吃啊,江御医说了,大还丹您最多只能服用三颗,而且每次服用一颗,都会让身体加倍受损,之前您已经吃了一颗了,属下不让您吃。”

    青竹双腿一弯,跪在地上。

    莫天邪好笑的看着他,“你是主子我是主子,连主子的命令都不听了?”

    青竹倔强的说,“有些命令属下能听,有些不能听,您等着,属下这就出去给你找那姑娘,属下一定要给您找回来。”

    没等莫天邪开口,青竹起身就跑了出来。

    莫天邪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着手帕上刺眼的血痕,嘴角的浅笑消失,淡漠无比。

    他的身体,怕是真要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齐王府

    萧天齐早朝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卧室看看沈琉烟在做什么。

    见沈琉烟正躺在他的床上,双臂枕在头下,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模样,觉得自己的担心真是多余了。

    还以为这小女人会在想自己被刺杀的事,想的满脸愁容呢,

    这看起来,比他还要逍遥。

    “很无聊?”

    萧天齐低沉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沈琉烟侧头见他回来,连忙放下腿,起身在床上做好,嘿嘿一笑,“我自己一个人呆着,当然无聊啦,又不敢出去。”

    小i刚把第三个任务告诉她,她还在想该怎么完成呢。

    要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帮助一个七等伤以上的患者,关键是,这患者她去哪里找啊?

    萧天澈虽然是七等伤以上,可他的病因太难寻了。

    沈琉烟放弃。

    再找一个,就没那么容易了。

    兴许等她遇上,那人因为病的太重,一名呜呼了也说不定。

    最好就是那种身重慢性剧毒或者不是致命伤的人,可这种她去哪碰啊,找莫天邪?

    算了,知道她的身份,那男人估计会直接把她杀了吧。

    “萧天齐,咱们王府有什么病重的人么,就很严重很严重的那种?”

    沈琉烟问。

    萧天齐说,“府上的都是精英,要那种病的很严重的做什么?”

    “那你以前带病打仗的时候,受伤的部下都去哪了?”

    “他们不能再打仗训练,朝廷会给他们一笔补偿费和遣散费,回老家了。”

    “真是无情。”

    沈琉烟摇了摇头。

    萧天齐看着她,“你问这些做什么?”

    “没事没事,今天你上早朝,有什么大事发生么?”

    她被刺杀生死未卜这么大的事,恐怕今日还得继续吧。

    萧天齐‘嗯’了一声,“有大臣匿名写折子,举报你二哥未满罪罚期,私自回京都,要求父皇严查重罚。”

    “那你父皇怎么说的?”

    沈琉烟忙问。

    萧天齐眉心微拧,“本王的父皇,不是你的父皇么?”

    沈琉烟白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扯这称呼的问题,你快说,最后这么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