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五章 菲奥丝
    “就在前面了。”

    奎苏女士小声对他们说。

    方鸻常常听说,都伦在南方是一座繁华的贸易城市。在艾塔黎亚,空海内陆的城市兴起的原因无外乎几种,因为手工业者聚集,拥有水域、运输便利,或是坐落在交通要道之上,这座城市具有上述这一切优势,因此坐拥繁华并不为过。

    但此刻,这座城市在他眼中却只有冷清与凋敝。严寒之中,都伦好像也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冻结了生机,街上看不到几个行人,只有一队队士兵,踩着哗哗的步子经过,更增添了几分压抑的气氛。

    不远处,是鼎鼎大名的灰烬广场,广场四面皆各有一道大门,大门上刻有一枚盾徽,上面是莫德凯撒家族凤凰的徽记。这个古老的徽记从这座城市创立之初,便在这里默默注视着这片土地一点点变成今天的样子。

    脚步踩在一层薄冰上,既冷又滑,还发出咔嚓的声音。广场上也积了一层雪,甚至没人打理,空空荡荡的,方鸻看到人群几乎都集中在一个方向,围着那里一队士兵驻守的一座绞刑台,上面站了几个犯人,背着手,脖子上套着绳索。

    当他们几人走近的时候,那些士兵明显紧张起来,远远地向他们大声喝斥:“离远点,外乡人!”

    箱子当即想要拔剑,方鸻赶忙拉住这愣头青。奎苏女士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回头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上次来这里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们找来那个向导小心翼翼地告诉他们:“前几天有人袭击刑场,所以士兵们才会这么紧张。”

    这时广场上钟声刚敲响。

    绞刑台上的刽子手好像上了发条一样,走上前去,拉下木扳手。犯人们脚下的木挡板一下打开,他们向下坠去,牢固的绳索好像一下子把他们脖子扯长了。

    死亡来得很快,甚至没有挣扎,淡淡的白光从尸首上浮现出来。

    但死亡并非解脱,绞刑台受过公正与秩序之神神力加持,死囚会在几分钟之后原地复活——考林—伊休里安的刑典规定了几类死刑,其中最重的一类要反复处死犯人五次以上。

    向导告诉他们,这个处刑已经进行了一上午,可以预计会一直持续到傍晚。每一次执行绞刑之间要间几个钟头——按地球上的时间刻度来说的话,很多人受不了这个刺激,往往在最后一次执刑之前便已经疯了。

    但处刑不会因此结束,只会刻板地走完最后一个流程,就像是一个庄严的仪式一样。

    并在旁观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大约是选召者在艾塔黎亚能见到的最野蛮的场面之一,但方鸻看着那些人在几分钟之后渐渐醒转,行刑人又再一次把绳索套在他们脖子上。

    他心中不由有些荒诞之感。

    “他们的罪名是什么?”洛羽问道。

    这一行也只有他,箱子,方鸻与希尔薇德四人,再加上奎苏女士与她的工人们。而之所以带上他与箱子,是因为之前与ragnarok的人战斗时,捡了一件传送法袍与那个游侠领队的防护斗篷,一样需要鉴定。

    “窝藏叛党——”

    “其实与西林-丝碧卡家族的那件事有关,国王下令囚禁了西林-丝碧卡家族红玫瑰一系的主要成员,但伯爵与他的女儿皆不翼而飞。”

    向导看了他们一眼:“我听人说,都伦南方背后不少贵族参与了互救,国王现在正在大肆清算这些人,你看到的这些多半就是了,前几天还要更多一些……”

    方鸻不由怔了一下,没想到这事竟然与他有关。

    他也不由想起,希尔薇德其实也是这样的处境。

    “各位可千万别惹事,”这时向导提醒了他们一句:“否则我可完了。”

    众人皆点了点头,他们毕竟也不是来找麻烦的。

    穿过广场,前面是都伦的市政大厅——夏洛叶大厦——仅仅在一周之前,这里还举行了一场决定整个南方命运的会议。不过不同于当时的举世睹目,此刻此地早已没了之前的光景。

    暴风雪来临之际,市政大厅也临时关闭了,空无一人的大厦从外面看去一扇扇窗户黑洞洞的,犹如一头巨兽的上百个眼眶,默默注视着广场。

    而奎苏女士所说的在前面——

    则是坐落在夏洛叶大厦一侧的高大建筑,位于广场东南方的一座旅舍——冬日之鹭,同时也是都伦最大的旅舍之一。

    从灰岩先生所在的山谷出发,抵达都伦来回也要一天,因此采购工作显然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所以他们在抵达这座城市时,首先需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可惜大约是因为南境决议才刚刚结束的原因,这座城市之中大大小小的旅店竟没一家是空的,他们换了几处地方,皆得到一样的答复——没有空房间。

    或者是不提供给外乡人。

    而城内正戒严,普通人也绝不会贸然让陌生人住进自己的居所,要是冬日之鹭也没有住处的话,他们恐怕只得露宿街头了。

    不幸的是,当最坏的情况可能出现之时,那意味着它几乎一定会发生。当他们步入冬日之鹭的大厅,那前台的侍者果然向他们摇了摇头:“抱歉,这里客人已经满了。”

    “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奎苏女士皱着眉头问道。

    侍者仍是摇头。

    不过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众人身后传来。“看起来你们遇上了一些麻烦,”那是个少女的声音:“请问需要帮忙吗?”

    众人回过头去。

    才看到说话的是一个小女仆,其年纪充其量不过与姬塔一般大小,不过言谈举止一看便是出身于有身份的贵族家族。

    她见众人看来,善意地一笑:

    “是这样的,我家主人在这里有一间预留备用的房间,其实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暂借给你们使用——”

    “菲奥丝小姐。”那侍者看到小女仆,慌忙站了起来。

    小女仆向他点了点头,才看向方鸻等人。

    方鸻楞了一下。

    有这样的好事,他当然乐意。不过出于谨慎起见,他还是问了一句:“如果这样的话,当然再好不过,非常感谢……不过你家主人不会有意见么?”

    小女仆听了他的话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没关系,”她答道:“我家主人也乐于帮助你们这样外来的冒险者,他常常说,人总是有需要帮助的时候——”

    “不过我这边还有一些事情,”小女仆又说道:“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就让艾布特先生帮你们安排一下好了,我先行一步了。”

    她说的是那个侍者。

    “我叫菲奥丝。”然后小女仆才向他们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众人看对方向夏洛叶大厦相对的方向走过去,背影渐渐消失在广场另一边。过了一会儿,方鸻才回头问那侍者道:“那位小姐是?”

    侍者问:“你是说菲奥丝小姐吗?”他想了一下,答道:“她是凤凰家族的人,是埃南少爷的女仆,不过你们尽可放心,菲奥丝小姐常常帮助你们这样的冒险者,绝不会有任何坏心……”

    奎苏女士听了不由一怔,露出恍然的神色:“埃南-莫德凯撒,原来是他。”

    见其他人看向她,这位女士才答道:“我并不认识这位小姐,不过我听说过关于她主人的一些事情。埃南-莫德凯撒是凤凰家族最小的继承人,听说他喜欢与冒险者打交道,与都伦附近一带的许多冒险者团体关系都很好,不少人受过他恩惠。”

    她又说道:“可惜这人性子古怪,受人排挤,公爵也一点不喜欢他。”

    侍者听了也点点头:“这位女士说得对,不过埃南少爷性子并不古怪,只是与那些贵族老爷们格格不入罢了,他对我们这些人可一点也不坏。”

    疏财仗义,平易近人,这些形容出现在一个贵族继承人身上,可未必是什么好词,若是大猫人在这里,多半会这么告诉他们。不过方鸻倒觉得对方还算不错,加上他们才刚刚受了对方恩惠,心中更有好感。

    倒是之间那向导提了一句,这位埃南-莫德凯撒少爷最近可能遇上了一些麻烦——

    菲奥丝主人的房间在第三层,靠北面旅舍采光与视野最好的一个房间,作为贵族备用预留的房间,内部陈设也算豪华,干净整洁自不必提,而且铺上了雪白的手织地毯,箱子用手一摸,才发现也是浮空龙的毛皮。

    这东西可不常见,否则罗班爵士也不会用它作为礼物。

    不过凤凰家族作为南境三大家族之一,有这点底蕴倒也不奇怪,房间内的其他陈列基本也是十分奢华,能免费住进这么一间房间,对于方鸻一行人来说倒是有些意外之喜。

    侍者将钥匙交给他们,并告诉他们要退房间的时候只需要把钥匙交还到柜台前面就可以了。

    方鸻不由有些好奇,问对方:“这样的话,不怕外人偷东西么?”

    那侍者有点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那神色之间的意思大约是在南境还没人敢偷凤凰家族的东西。

    方鸻自知又丢了一回人,便再闭口不谈。

    而奎苏女士这才向那向导询问,那位埃南-莫德凯撒少爷究竟遇上了什么麻烦。

    后者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才小声说道:“与凤凰家族的继承人有关……”

    凤凰家族在南境威名赫赫,关于第一代凤凰公爵与凤凰圣剑的传说,自然一点也不逊色于西林-丝碧卡家族‘蔷薇工坊’的创立者罗伦的传奇。

    事实上后者化名罗真行走于大陆之上时,前者早已成名,相比起来,西林-丝碧卡家族的历史其实还不如凤凰家族来得古老与悠长。

    而凤凰家族的继承权,围绕于凤凰圣剑的故事,自然也是南境的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

    埃南-莫德凯撒作为凤凰家族最小的继承人,他头上还有两个兄长,按理来说,凤凰圣剑的继承权几乎不可能落到他头上。何况他不擅剑术,不得公爵喜爱的事情,也是人尽皆知。

    不过最近几年来,凤凰家族却连连遭逢大变,先是公爵的二儿子在一次骑行之中坠马身亡,然后所支持的科尔曼亲王也逐渐离开王国的政治中心,家族威望与权势也由此一落千丈。

    最近更是有一个古怪的传闻,莫德凯撒家族名义上的继承人,公爵的在城卫军之中服役的长子,已经失踪多时。

    虽然这个消息还未流传开来,但所言之人皆言之凿凿,一副仿佛确有此事的样子。加上ragnarok公会抵达都伦之后,公爵府邸一直闭门不开,让传言也愈演愈烈。

    若二儿子的死还只是一个巧合,那么长子的离奇失踪,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凤凰家族仅存的小少爷的身上。毕竟贵族继承权的斗争,来来回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前者作为这一系列事件最大的受益者,很难让人不对其产生怀疑。

    不过方鸻听了向导这番描述,心中却微微一怔。

    他还没忘了苏菲带来的那副盔甲——上面的标记,应当正是公爵的长子的无疑。这么看来对方已经身故了?所以失踪也是确有其事?

    他记起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描述的暴风雪之中所见的场景,那行走的空无一人的盔甲,还有其背后的主人,心中不由微微有点意外。

    这究竟与对方有没关系?

    他忽然之间产生了一种想见见那位莫德凯撒家族小少爷的想法。

    哪怕远远见上一面也好,多里芬的那一副盔甲,再加上这一副,两者之间出现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背后皆有拜龙教活动的踪影。

    他又想起之前帕克与天蓝所偷听到的,关于龙火公会与暗影王座的那番对话。

    那个背后的计划。

    是不是正与这有关?

    而且这座城市压抑的气氛,也总让他感到不安。

    安置好住处之后,奎苏女士才带着自己人暂时与他们分别,她要带其他人去采购补给,而方鸻这边,还要等舰务官小姐的消息。

    那边有塔塔小姐与之同行,他在心中发了一个信息过去,很快便收到来自于妖精小姐的回应,对方正在赶回来。

    没多久,他与洛羽、箱子三人便在旅舍下面见到了希尔薇德,后者一袭雪白的风衣在冰天雪地之中显得有些亭亭玉立,带着面纱,对他们笑了笑:

    “久等了。”

    “找到人了吗?”方鸻问道。

    希尔薇德点了点头:“运气不错,船长大人,对方还没搬走。”

    方鸻不由有点好奇,一时连之前的担忧也暂时抛诸脑后,问道:“你究竟要带我去见谁,希尔薇德小姐?”

    希尔薇德看了他一眼。

    “和你一样,是个工匠。”

    “他叫安德,是我祖父的助手,是一个妖精使。”

    “我母亲也是他看照之下长大的。”

    “船长大人不是要找人鉴定那戒指吗?”希尔薇德抓起他的手,“他也是南境最好的鉴定师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