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分发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面对着以一个优雅坐姿,径直做到自己对面,展现着自身身躯美好的女士,秦然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拿起勺子挖了一块巧克力的冰激凌球,当可可的味道彻底在舌尖上漫延开来的时候,秦然这才眯着眼抬起了头。

    “贝拉?”

    “是谁?”

    “不记得了。”

    秦然这样的说道。

    正在习惯性用身体给‘谈话技巧’赋予加成的贝拉身躯一僵。

    “你真是爱开玩笑。”

    “我们不久前才刚刚见过。”

    “您难道忘了【屏障之水】吗?”

    “而且,据我们了解您不应该是一个健忘的人呐。”

    贝拉一愣后,随即恢复了正常,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俏皮,犹如是撒娇一般,但是秦然根本不为所动。

    秦然默默的看着贝拉,一言不发。

    那双平静的眼睛,给予了贝拉极大的压力。

    即使是有着系统对面容的遮掩,贝拉也是下意识的选择了收敛了笑容,坐直了身躯,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此刻,在贝拉的脑海中,那头巨大的、漆黑的怪兽就再次浮现了。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贝拉总是想到这只怪兽。

    想到对方张开了嘴,准备吞噬她的模样。

    呼哧、呼哧。

    急促的呼吸响起,贝拉正襟危坐的身躯开始颤抖起来,汗水更是不自觉的从额头上溢出。

    “你们既然知道我不是一个健忘的人,那么,就应该知道,我更不喜欢被人跟踪。”

    秦然淡淡的说道。

    “我们没有跟踪您!”

    “我们只是在跟踪波尔!”

    贝拉马上的解释起来。

    “你们跟在他的身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有区别吗?”

    秦然反问道。

    贝拉一阵语塞。

    这个时候的她有些痛恨自己的自作主张了。

    她最初的任务只是盯紧波尔罢了。

    但在发现波尔是在赴秦然的约时,她不自觉的改变了原计划,忍不住的就想要打探一番。

    毕竟,波尔这位‘守护者’初建时期就存在的成员,在他们的计划中已经算是不可或缺的一员了。

    任何意外的发生,都将会影响到他们的计划。

    而这是她所不允许的。

    所以,她决定冒险一试。

    ‘炎之恶魔’的可怕,她和巨大城市内所有知道这一名号的人,都是十分清楚的,但是她还是有着些许的信心。

    不仅是因为双方有过一次接触,还因为她的能力最近刚刚获得了一次突破。

    上一次面对‘炎之恶魔’时,对方的无动于衷,对于贝拉实在是一种侮辱性的挫败,以至于她在那次见面后,就很干脆的使用了两张冷却卡连续完成了两个副本世界,并且,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而在全部的收益都投入到自己的技能时,贝拉又有了相当的信心。

    当然,她不奢望撼动‘炎之恶魔’。

    但是,她自认为会对‘炎之恶魔’有着些许的影响。

    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坐在对面,气息毫无变化的秦然,正在告知着贝拉,她究竟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我愿意补偿您。”

    “除了将我变为奴隶或者干脆要了我的小命外,什么条件都可以。”

    没有任何犹豫的,贝拉很直接的说道。

    一个几乎是令人咋舌的条件,就这么随意的说了出来,毫无疑问的,贝拉是一位知错能改的人。

    或者说,研究过秦然的贝拉,明白自己应该怎么才能在‘炎之恶魔’的面前活下去。

    “你认为你的命值多少?”

    秦然的勺子挖向了巧克力冰激凌球旁的蓝莓,沾染着些许巧克力球的蓝莓冰激凌球味道从酸甜变得多了一份醇香感,再加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十分的可口,以至于秦然下一次很干脆的将整个蓝莓冰激凌球挖了起来,送入了嘴中。

    “我的命?”

    贝拉低下头沉默了。

    命,是无价的。

    或者说自己的命,都是无价的。

    一旦陷入到了标价模式,必然会成为难以说出的数字。

    低了,显得不值钱。

    高了,她付不起那样的价格。

    贝拉皱着眉头,最终,她一咬牙。

    “无价的!”

    “它在我眼中是无价的!”

    “当它在您的眼中却是分文不值,因为,您稍微抬手,就能够轻易的摧毁它——但是摧毁它远不如留着它有用。”

    “【屏障之水】我有着相当的存货。”

    “即使是最新的加强版【屏障之水】,我也有一定的份额。”

    贝拉这样的说道。

    “不够。”

    秦然摇了摇头。

    “我可以和您签订一份契约,一份在不违背我的立场前提下,我会拼尽全力帮助您一次。”

    贝拉急速转动着大脑,组织着词汇。

    “十次。”

    秦然给出了个数字。

    “十、十次?”

    贝拉一惊,她愕然的看着秦然,显然没有想到秦然会说出这样的数字,难道不应该她说一,回一个三或者四吗?

    但是关乎到自己的小命,贝拉却没有去讨价还价。

    “好的!”

    “十次就十次!”

    贝拉回答道。

    接着,一份崭新的契约出现在贝拉面前,在确认无误后,贝拉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再将契约交还给秦然后,贝拉并没有离开。

    “阁下,您和波尔有什么关系吗?”

    “我没有任何试探的意思,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和他进行接触。”

    贝拉解释着。

    “没有。”

    “我只是询问着一些信息。”

    “你对‘守护者’的首领知道些什么?”

    秦然摇了摇头后,问道。

    最了解你的人,永远不会是朋友,而是敌人,特别是一些从朋友变为敌人的人,更是对你的了解,远超你的想象。

    从‘守护者’中脱离出来的‘反抗者’,很符合这一点。

    不过,让秦然感到失望的是,贝拉知道的并不够多,几乎和波尔没有什么两样。

    但有一点却是确认了。

    ‘守护者’的两个监管使并没有换人。

    依旧是‘莱茵斯特’和‘狱’。

    “是这样吗?”

    秦然略带失望的说道。

    “‘守护者’组织等级的严密,远超外人的想象,普通成员甚至连监管使都不知道,只知道有巡察使一说。”

    “或者,他们认为监管使就是首领。”

    “甚至有人认为那只鹰就是首领。”

    贝拉的声音中多出了一丝讥讽。

    “鹰吗?”

    “你知道更多关于‘守护者’中有关老鹰的事情吗?”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最初出现在他面前,将‘魔女印记’强加给他的那只老鹰,和刚刚被小蜘蛛吞噬的那只实力不凡的老鹰。

    “除了那个给予了我们‘魔女印记’的老鹰外,我并没有见过其它的老鹰。”

    “即使是那个给予了我们‘魔女印记’的老鹰,我也是在几次会议中见过,它应该和两位监管使是并列的存在,但是‘狱’对那只老鹰显得很不服气,每次都是阴阳怪气的。”

    贝拉回忆着。

    而在之后的谈话中,贝拉也无法为秦然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消息。

    很快的,这次谈话就结束了。

    贝拉略带狼狈的离开了冰激凌店。

    秦然则想着冰激凌店老板娘一招手。

    “再来一份,打包带走。”

    秦然说道。

    “好的,客人!”

    “马上来!”

    店家欣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

    穹顶时钟塔,塔顶。

    隐匿在某个角落的房间中。

    振翅的声音不住的响起。

    它在拍打着窗子。

    啪啪啪的声音不住传来。

    但坚固的如同合金,烙印着层层符文的窗子不仅纹丝不动,还将一道道反噬的力量传给了它。

    啼!

    刺痛的叫声中,它再次落在了那个鹰架上。

    它抖动着残破的翅膀,昂着头看着窗户外的天空。

    那是它曾经最常接触的地方。

    它属于那里。

    它喜欢翱翔的感觉。

    它不应该被困在这里。

    啼!

    又是一次的鸣叫,它再次的冲向了窗子。

    符文淡淡的光辉,又一次闪烁起来。

    ……

    华尔威街13号。

    秦然坐在沙发中,手中拿着两个金属壶。

    【醍醐之液】!

    副本世界【食之义】中莱德家族的特产,能够为自己激发一次智慧类的天赋,第一次几率最大,后面会随之变小,如果激发了一次,则无法激发第二次,但是服用后,会在一定时间内沾染【醍醐之液】的味道。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原因,秦然才会将两份【醍醐之液】保留下来,准备返回房间后给予自己的随从。

    至于选择给予谁?

    秦然的目光从上位邪灵、霜狼、火鸦、老书本、艾葛妮莎(拷问者)、艾尔妥.莉莉(嘤嘤嘤)和白杰克身上扫过,心中就有了打算。

    他先向着火鸦一招手。

    嘎!

    一振翅,火鸦就落在了秦然手腕上。

    毫无疑问,即使是在众多随从中,火鸦的侦查能力依靠着种族天赋的加成,依旧是最为强大。

    再加上火鸦【相熔】的特性,对于恶魔之炎的帮助极大。

    哪怕有着不超过Ⅴ的限制,可对秦然来说,依旧是不可或缺的助力。

    除去智慧部分略差!

    这或许是秦然唯一皱眉的地方了。

    哪怕是上等异种类的妖魔,智慧要远超普通的动物,甚至,可以说是接近人类了,但距离真正的人类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或许随着火鸦的再次提升,会能够和真正的人类一样,但是那需要碰运气。

    而秦然从不指望运气。

    所以,一份【醍醐之液】是值得的。

    扭开壶盖,秦然将【醍醐之液】一点一点的喂着火鸦。

    当全部的【醍醐之液】全都被火鸦喝下后,火鸦额头中间的那一抹淡金色开始闪烁起了光辉。

    这样的闪烁持续了大约五秒钟左右,当光辉散去后,那抹淡金色变得越发浓郁了,而且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竖立起的人眼。

    而在特效位置,多出了一个崭新的特效:【拟人】。

    【拟人:在长时间的陪伴下,火鸦正在不住的向你学习着,而服下的醍醐之液则让它彻底的觉醒了智慧,它将拥有人类般的智慧,但是性格方面却在不知不觉中向你靠拢。】

    ……

    火鸦一个跳跃,从秦然手腕的位置,跳到了肩膀的位置,伸出头亲昵的蹭了蹭秦然的脸颊后,就侧着头扫视着秦然的随从们。

    “那个鸟,好像是在鄙视我?”

    站在队伍最末尾的白杰克,莫名的感受到了火鸦目光中的含义。

    但是,它并没有更多的理会。

    它的目光紧紧盯着秦然手中剩下的那一壶【醍醐之液】。

    虽然它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它知道那是好东西。

    更加重要的是,它还没有定下是谁的。

    想到这,白杰克不再犹豫了。

    “伟大的……”

    “汪、汪汪!”

    白杰克刚张嘴,霜狼已经开始围绕着秦然的腿打转了。

    一边蹭着秦然的裤脚,一边嘴里发出了哼哼,接着,更是在秦然面前翻转着肚皮,瞪大了棕色、蓝色的异色双瞳,吐着舌头,讨好的看着秦然。

    抬手摸了摸霜狼的头顶。

    “这个可不是撒娇就能够得到的。”

    “它有着更好的选择。”

    秦然向霜狼解释着。

    但是,霜狼依旧咬住秦然的裤脚,不依不饶的撒着娇。

    “贪得无厌的家伙!”

    “你别忘了,你还有它!”

    “如果你想要醍醐之液的话,你可以用它换!”

    秦然笑着抱起了霜狼,用指尖点了点霜狼脖颈上挂着的那个皮质袋子,里面装着的是【残缺的冰霜之心】。

    “呜、呜呜!”

    霜狼发出了一连串的呜咽,两只前爪牢牢的抱住了皮质袋子。

    然后,它冲着白杰克一呲牙。

    “为什么冲我呲牙?”

    “你是狼,又不是狗!”

    “难道你要吃骨头?”

    白杰克再次莫名的察觉了到了双眼眼中的含义。

    对方似乎再埋怨它。

    或者说,就是人为它开口了,才改变了事情的结果。

    “我有那样的能力吗?”

    “我就是个骷髅。”

    “还是个不受重视的骷髅。”

    白杰克看着那份【醍醐之液】,灵魂之火都不自觉的黯淡了。

    与之相反的则是,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老书本。

    “老书本。”

    秦然喊着,将手中的【醍醐之液】扔给了对方,看着愕然的对方,秦然缓缓的说道:“你本身就很契合智慧类的天赋,我很期待你喝下它智慧,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须发皆白的老书本躬身施礼后,扭开壶盖,将【醍醐之液】一饮而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