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五章 浴火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更加重要的事?

    玛丽一愣。

    看着愣住的玛丽,秦然叹息了一声。

    未成年的王女虽然表现的很冷静,但实质上一直遭受着突如其来变故的冲击,不然对方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

    秦然站了起来,抬手将手掌放在了玛丽的头顶。

    “詹姆士需要一个葬礼。”

    “而你需要一个登基仪式。”

    “现在的沃伦失去了以为老国王,必然需要一位新国王,千疮百孔的它已经经历不起任何的变故了。”

    秦然轻声说道。

    “嗯。”

    玛丽微微的低下了头,让秦然无法看清楚她此刻的表情。

    “我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

    “他,只是存在于书籍中,我的母亲从没有正面提到过他,我也不知道我的母亲究竟是爱他还是恨他。”

    “我也不知道我该爱他还是恨他。”

    “哪怕是见到了,我也只是按照人们意识中的‘继承人’去对待着他。”

    “这样的我,在得到对方是虚假的时候,我应该松口气才对,可为什么,现在的我却感受到了难受?”

    未成年的王女用极力平静的口吻说道。

    但秦然清晰的听到了其中的一丝哽咽。

    “因为,那是……”

    “血脉啊。”

    “是不论时间、地域,还是死亡都无法分割的血脉。”

    “它,让你感受到了悲伤。”

    “也是再让你知道,你不是一无所有。”

    秦然半蹲下身躯,双目直视着两眼泛红的玛丽,手掌轻轻的掠过了对方的眼角后,才再次站起身,将手掌放在了对方的头顶上。

    “可、可我不想要悲伤”

    未成年王女低低的说道。

    “因此,这才是现实。”

    “它总是这么的残酷。”

    “不论你是否接受,它都会狠狠的教育你,直到你懂得它的存在:什么叫做现实。”

    秦然叹了口气。

    “它真是一个卑劣、残忍的存在。”

    未成年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呢喃般。

    “是啊。”

    “它卑劣,且又残忍。”

    “所以,我们需要强大。”

    “还记得你问过我,真正的强大是什么吗?”

    秦然突然问道。

    “记得。”

    未成年的王女点了点头。

    “我认为你可以给自己添一条:我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想要在某些时候,拥有拒绝悲伤的权利。”

    秦然认真的说道。

    “我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想要在某些时候,拥有拒绝悲伤的权利?”

    未成年的王女抬起了头。

    她看着面带微笑的秦然。

    然后,点了点头。

    有些道理,越早懂得越好。

    有些事情,则最好一生都不要经历。

    如果必须要经历。

    那么……

    请做好准备。

    它,必然痛彻心扉。

    ……

    秦然没有在茶话室内久留。

    玛丽需要独处。

    这是对方的成长。

    至于詹姆士的葬礼,玛丽的登基?

    更加不需要他来操心了。

    王宫的礼官会办妥一切。

    他,只需要默默的旁观,并应付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就好。

    【二十年前的隐秘】中的提示,秦然可不会忘记。

    就如同他不会忘记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名称:浴火】

    【类型:书籍】

    【品质:2】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阅读后,可学习鸦派奥义:浴火】

    【特效: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需求:神秘知识(鸦派.大师)】

    【备注:它不完整,是残缺的,但这并不妨碍它是鸦派的奥义,每一任首鸦都会尽力完善它,而这也是每一任首鸦的必要任务。】

    ……

    暗金色包裹着的卷轴,令秦然双眼一眯。

    虽然在看到代表着物品等级的光泽时,秦然就知道这次的收获不菲,但是他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大的收获。

    “鸦派的奥义吗?”

    自语中的秦然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翘。

    哪怕是残缺的鸦派奥义,也足以令秦然感到欣喜。

    他不会小觑任何一个传承数百年组织的底牌。

    更何况,鸦派明显是以操纵火焰为主。

    而他?

    同样也是亲近火焰的。

    以恶魔之炎来完成鸦派的奥义……

    一想到那样的情景,秦然就满含期待了。

    当然,为了让那一天早日出现,他必须要尽可能快的学习【神秘知识(鸦派)】,并且将其达到大师级别。

    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有着不少教导自己的人选。

    “帮我去找马克西姆来。”

    秦然对着房间中的阴影吩咐道。

    蛇一立刻消失在了房间中。

    虽然教导人选极多,但还有哪一个是比身为鸦派纪录者的马克西姆合适的?

    在秦然的记忆中是没有的。

    等待的时间,尤为漫长。

    秦然极富耐心,一点也不觉得难熬,特别是当还有人陪伴他的时候

    咚、咚咚。

    “请进。”

    敲门声后,房门被缓缓推开。

    身着淡蓝色长袍,赤脚蓝发,目光如水却不带丝毫色彩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对方虽然看不到,也是第一次进入到秦然的房间,但却没有触碰到任何多余的障碍,更没有磕磕碰碰,就这么的走到了秦然面前,大约一米左右的范围站定。

    秦然讶异的看着对方。

    之前的密林中,因为首鸦的出现,他利用速度摆脱了对方。

    对方自然不会放弃。

    因此,秦然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幕,对方应该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可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依旧敢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就变得玩味了。

    要知道,他们的关系可不是朋友。

    甚至,可以说是敌人也不为过。

    以这样的关系为前提,对方出现在他面前,自然是有着什么目的。

    对此,秦然深信不疑。

    不过,秦然并没有先开口,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先开口。

    而水猿?

    显然也是一位极具耐心的人。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一坐一站。

    时间匆匆而过。

    一直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时,明显不愿意见到外人的水猿这才提前开口道。

    “元蛇。”

    “我,帮手。”

    简短到令人皱眉的话语中,水猿化作一道水流,消失不见。

    而坐在椅子中的秦然却是变得若有所思。

    “蛇派和猿派?”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