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酝酿
    “快点!快点!”

    “软床!软床!”

    上位邪灵的突然昏迷让‘迷雾’营地一片大乱。

    西瓦尔卡高声的喊着,老猎魔人更是直接闪身来到了上位邪灵面前,在看到上位邪灵只是脸色苍白,呼吸还算平稳,且没有发烧后,这位老猎魔人才松了口气。

    他真的担心这位仁慈的主教选择什么错误的方式。

    值得庆幸的是,并不是最糟糕的。

    看着被小心抬上软床的上位邪灵,老猎魔人看着再次呆愣的年轻骑士,忍不住的叹息道:“瘟疫,可不是那么容易治愈的。”

    不是那么容易被治愈的?

    年轻骑士一愣。

    他愣愣的看着被抬走的上位邪灵,不由自主的问道:“埃德森阁下,您的意思是?”

    “瘟疫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凭空消亡。”

    “只是从一个身体里,进入到了另外一个身体里。”

    “他在替你们承受痛苦。”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

    “他愿意替你们承担一切,包括……”

    “死亡!”

    老猎魔人忍不住的深深吸了口气。

    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低沉。

    “真是傻瓜一般的家伙。”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说完,老猎魔人径直向着哨塔走去。

    缺少了一位强者,这个时候的营地防御变得空虚了。

    在那个家伙醒来前,他决定替对方守护这里。

    单方面的决定。

    无关乎其它。

    只因为世界上这样的傻瓜越来越少了。

    年轻的骑士呆呆的站在那。

    老猎魔人的话语实在是清楚无比。

    刚刚消散的愧疚,再次出现。

    当这股愧疚弥漫开来的时候,年轻的骑士快步的向着上位邪灵的帐篷走去,不过,没有进去,仅仅是守在了外面。

    那些发誓效忠年轻骑士的人也一样。

    他们一个个沉默不语的守在那。

    而得知了发生什么的‘迷雾’教会众人同样担忧不已。

    年轻的罗格特背着战斧在帐篷外兜着圈子。

    一会儿愤恨的瞪视着年轻的骑士。

    一会儿又担忧的看向帐篷。

    艾琳.西卡披着白色的裘皮双手合十的向着‘迷雾’祈祷着。

    事实上,大部分的‘迷雾’信徒都是这样。

    他们坚信他们的冕下会保佑他们的主教。

    而在帐篷中……

    柔软的床铺。

    舒适的枕头。

    温暖的被子。

    感受着这一切的上位邪灵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好舒服。

    好想干脆的被封印在这里,永远不离开。

    我想想我还有多少时间。

    我需要一个不长不短,但足够让人担忧的时间。

    黎明前一刻?

    不、不不。

    有点短了。

    不利于boss的发挥。

    黎明时分又太扎眼了。

    那……

    就日出后一刻吧!

    一个能够让我多躺10分钟的计划!

    欧耶!

    能够多躺10分钟了呐!

    上位邪灵心底美滋滋的想着,然后,下一刻——

    轻微的鼾声响起。

    上位邪灵几乎是不死不灭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不会疲惫的。

    但最近的上位邪灵实在是太累了。

    一人分饰数角,还得经善尽美,时刻担心被拆穿,对于精力的消耗太大了,哪怕上位邪灵是邪灵的异变,也有点受不了了。

    它,需要休息。

    对此,秦然没有意见。

    感知着上位邪灵的状态,秦然从软塌上坐了起来。

    他的目光看向了‘静夜秘修会’南方议员们送来的‘邪异残留’。

    总共60件。

    各个类别的都有。

    有爪子模样,也有蹄子模样,还有耳朵、眼睛样式的,大部分都是‘邪异死亡’后,留下的身躯某个部分。

    而这某个部分也代表着其中的能力。

    有强有弱。

    强大的,几乎媲美2至3阶的力量,但是需求也极为夸张。

    按照标注出的注释,发动这样的一击,几乎需要百人的灵魂献祭。

    而弱小的,只是相当于类似戏法的力量,要求也低得多,只要一只鸡或者等同大小的肉类食物。

    总之千奇百怪的能力附带着千奇百怪的要求。

    但不要以为满足了需求就可以了。

    之前战神殿的‘邪异’暴动。

    艾坦丁六世的那枚宝石。

    都在告诉着秦然,‘邪异’的力量最好不要随意动用。

    所幸的是,秦然也不需要动用这些力量。

    他只需要……

    味道不错就行了!

    随着秦然心念一动。

    ‘暴食’出现在了帐篷内。

    一出现,‘暴食’就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兄长。

    他太饿了。

    尤其是在一堆美味的食物面前,却不能吃的时候,这种滋味实在是难受。

    哪怕只让他舔一下也是好的啊。

    可惜没有兄长的允许,他连舔一下都不敢。

    “去吧。”

    “不过,只是这些。”

    “那些还不能动。”

    面对着几乎要眼泪汪汪的‘暴食’,秦然点了点头,抬手指了指装有‘邪异残留’的箱子。

    ‘暴食’立刻发出了一声欢呼。

    直直的冲向箱子的‘暴食’,一把掀开了箱子盖,抬手就要向着那些‘邪异残留’抓去,不过,当手快要触碰到‘食物’的时候,‘暴食’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突然挺住了。

    一抬手,【七寸六分.蛟龙筷】出现在了手中。

    兄长说过,以这个姿态吃东西,得要有餐桌礼仪。

    铭记这一点的‘暴食’一抬手就将蛟龙筷扎进了箱子里,顿时,感到危机,正在不停蠕动的‘邪异残留’们就纷纷的被刺穿了。

    它们被串在了一起。

    在【蛟龙涎】的作用下,这些‘邪异残留’的鲜味被迅速提升了一个档次。

    本就诱人的味道,越发的让‘暴食’安耐不住了。

    没有犹豫。

    ‘暴食’张开了嘴,从筷子这头,撸到了另外一头,被扎在蛟龙筷上面的‘邪异残留’不论大小,都被‘暴食’撸到了嘴里。

    嘎吱!嘎吱!

    脆响中,汁液四溅。

    不过,汁液还没有飞出去,‘暴食’一吸就返回了嘴里。

    不浪费一点食物。

    他很好继承者兄长的理念。

    同样的,一直秉承着这样理念的秦然,将其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被‘暴食’转化而来的力量,纷纷涌入到了五大源力中。

    ‘原罪’深沉幽暗。

    ‘恶魔’暴虐混乱。

    ‘圣刺’锋锐内敛。

    ‘晨曦’与‘瘟疫’则宛如双子,被剩余‘原罪’‘恶魔’‘圣刺’所围绕,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形。

    接着,五股‘源力’开始汇聚到了那么‘火焰’中。

    从最初的火花到焰苗。

    这朵在秦然脑海深处的‘火焰’已经越来越旺盛。

    相反的,混沌的黑暗则是越来越少。

    到了这个时候,只剩下九缕。

    可是这九缕黑暗的顽固却远超秦然的想象。

    不仅在火焰下没有消融,反而是制造着更多的混沌黑暗。

    秦然完全可以肯定,如果他将火焰暂时熄灭的话,很快的,他的脑海深处将会再次被混沌黑暗所充斥。

    而只要不是傻了,秦然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将这些混沌黑暗烧灼完后会发生什么。

    但是当混沌黑暗充斥时的不舒服感,却让秦然知道该怎么做。

    呼!

    一连吞食了60件‘邪异残留’转化为的五大‘源力’,犹如是最好的燃料般,灌注到了‘火焰’中,一下子,火焰就跳动起了老高。

    顿时,一缕混沌的黑暗就被燃烧殆尽。

    接着,又一缕混沌的黑暗被缓缓的焚烧干净。

    当火焰焚烧第三缕时,却显得后劲不足了。

    仅仅燃烧了一半左右,就进入了僵持的阶段。

    “比想象中的还要坚韧!”

    看着剩下的六缕半混沌的黑暗,秦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两百八十件魔法级别的道具和四十件稀有级别的魔法道具。

    不过,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还不到时候。”

    秦然在心底轻声告知着自己。

    然后,目光落在了‘暴食’的身上。

    拿着蛟龙筷的‘暴食’恋恋不舍的看向了剩余的食物,最终,消失不见了。

    兄长的命令不能违背。

    ‘暴食’的心底早已有着这样的烙印。

    秦然在‘暴食’消失了后,拿出了【迷雾之主】。

    一连60件‘邪异残留’的吞食,【迷雾之主】同样得到了极大的好处,虽然等阶没有再次提升,但是相应的属性却是再次直线上升,还多了数个新的属性、特性。

    最直接的就是特性内,掌握着的【迷雾之主】的秦然的‘能力范围’从西卡领、艾坦丁堡一直扩张到了南方,将那个曾经繁华现在消失的‘契卡湾’囊括了进去,自然的还有‘兹温科平原、丘陵和艾夏科峡谷’等地。

    同时,属性方面则多了【迷雾之眼】和【潮汐之感】。

    【迷雾之眼:在你掌控范围内,雾气出现的地方,你都能够清晰的看到被雾气笼罩着的一切,距离的越远你的体力会消耗越大】

    【潮汐之感:海水不会是你的敌人,但你还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掌控它,你只能够大约的感知到潮起潮落与风暴来临的时间】

    ……

    很明显出现这样的属性、特效自然是因为那些‘邪异残留’出身的缘故。

    “海洋吗?”

    秦然自语着,缓缓摇了摇头。

    他的能力暂时还达不到那里。

    南方就是眼前的一个极限了。

    甚至,从本质上来说,他在南方连一个可用的人手都没有。

    不然的话,也不需要自己的随从分饰数角的演戏了。

    不过……

    上位邪灵真的是好用啊!

    这样想着,秦然走出了帐篷。

    他的出现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对于这位蛇派、艾坦丁的继承人,人们既有着尊敬,也有着敬佩,而在这个时候,人们则是下意识的多出了几分期待。

    他能不能救治西蒙主教?

    每个人都这样想着。

    可没有谁直接询问。

    相较于西蒙主教的平易近人,一直冷脸的秦然,总会让人畏惧。

    对此,早已习惯的秦然向着熟悉的老猎魔人几人点了点头后,秦然径直的走进了上位邪灵的帐篷中。

    在秦然走出帐篷的时候,上位邪灵就醒了。

    但是,为了伪装,它不得不再多躺一会。

    现在?

    自然是要起来的。

    一翻身,上位邪灵坐了起来。

    ‘做的不错!’

    秦然通过契约的力量来夸奖着上位邪灵。

    ‘感谢您的称赞。’

    上位邪灵回应着。

    然后?

    还有什么然后吗?

    实质的奖励?

    别闹了。

    它的boss才不可能给它实质的奖励了。

    刚刚的小歇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估计想要再休息,就得一……不,至少三年后了。

    十分有着觉悟的上位邪灵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两者在帐篷内沉默了大约五分钟后,按照最初的计划,秦然率先向外走去。

    “醒了。”

    一出帐篷,秦然就这么说道。

    “太好了!”

    “主教大人醒了!”

    顿时,欢呼声响起。

    随着脸色苍白的上位邪灵走出帐篷,人们的欢呼声更是响亮起来,在这样的欢呼中,秦然向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亦如他来时一样。

    “你也应该学会享受欢呼的。”

    悄然跟上的老猎魔人以长辈的角度指点着秦然。

    “我不习惯。”

    秦然如实的说着。

    “所以,你选择了默默付出?”

    “以前我对你猎魔人的身份总保持着一丝怀疑。”

    “现在?”

    “我可以肯定了。”

    “你这个家伙绝对是猎魔人。”

    “还是最传统的那一批。”

    老猎魔人笑着说道。

    “走了,我请你喝酒。”

    “我不饮酒。”

    秦然十分干脆的拒绝了。

    “那我纠正一下。”

    “你不单单是最传统的猎魔人,还是脾气古怪的那一类。”

    老猎魔人一边说着,目光却是看向了一侧的阴影处。

    而秦然更是早在前一刻就看向了那里。

    “呼、呼!”

    “救救我!”

    阴影中,卡比奥跌跌撞撞的狼狈走出,他大声的喊道。

    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大声。

    实际上,这样的声音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根本的不起眼。

    卡比奥也发现了,当下他鼓足力气准备喊得再高一点。

    可一阵蛇嘶打断了他。

    嘶、嘶嘶!

    震荡空气的蛇嘶中,秦然与卡比奥擦肩而过。

    道道旋转的气劲,径直将卡比奥包裹其中。

    然后——

    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