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一十章 接踵而至
    踏、踏踏!

    战马声轰隆,仅仅是十几匹战马而来,但是给与霍尔莱卡等六人的感觉却像是千军万马的冲锋一般。

    距离越近,气息越发的迫人。

    斯通、比尔只觉得后脖颈上的汗毛根根直立。

    这就是……狼派残余?

    他们打量着越来越近的猎魔人。

    这些猎魔人大都缺胳膊少腿或是缺耳独眼,很少有完好的。

    但是每一个都给与他们心悸的感觉。

    就好像是这些人中的随便一个站出来,都能够一手掐死他们一样。

    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冒出。

    咕咚!

    比尔的喉结上下蠕动。

    然后,他扭头看向四周。

    发现除了霍尔莱卡外,包括斯通在内的四人,都被震慑住了。

    “这就是狼派?”

    比尔声音沙哑的问道。

    “这就是狼派。”

    “曾经在鼎盛时期和蛇派一样的狼派。”

    霍尔莱卡淡淡的说道。

    狼派强大吗?

    强大!

    霍尔莱卡绝对不会否认这一点的,但是蛇派更强,这是霍尔莱卡的‘记忆’告知他的,不说他的导师,蛇派的继承人,单单是蛇派隐匿在暗处的力量,就是眼前狼派的百倍之多!

    有着这样的记忆,霍尔莱卡当然不会被震慑。

    但是,该有的礼节一点不少。

    他,毕竟是猎魔人。

    在狼派的人们勒马驻停的时候,霍尔莱卡按照猎魔人的礼节行礼,斯通、比尔五人也是有样学样,他们现在也是猎魔人了。

    而且,还是蛇派!

    想到这,斯通、比尔五人脸上的震惊迅速的收敛。

    只剩下了一种吃下了定心丸后的淡定和丝丝说不出的骄傲感。

    和隐匿在暗处的‘静夜秘修会’不同,同为隐匿在暗处的‘蛇派’给与了他们这样的感觉。

    对此,他们并不奇怪。

    因为,前者是懦夫一般的逃兵。

    而后者?

    是真正意义上的战士!

    哪怕战斗到和眼前狼派残余一样,也绝对不会退缩。

    信念,在这一刻,出现在了斯通、比尔五人心底。

    对此,正在他处忙碌的上位邪灵笑而不语。

    种子播种下去,只要经历了风雨就一定会生根发芽。

    无非就是快慢罢了。

    斯通、比尔五人的变化,领头的那位狼派猎魔人明显发现了,他跳下战马先是给埃德森一个拥抱后,指了指斯通五人。

    “是你找到的年轻人?”

    “都很不错啊!”

    气息是不会骗人的。

    尤其是经历一种蜕变时,那样的气息更是明显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了。

    埃德森自然不例外。

    但正因为这样,面对着好友霍鲁夫的询问,这位老猎魔人只能是苦笑了一声。

    “他们是蛇派的同伴。”

    “今天加入的。”

    蛇派!

    霍鲁夫脑海中闪过了秦然的模样。

    不由一咧嘴。

    “那个不讨喜的小家伙!”

    “他还好吗?”

    霍鲁夫问道。

    虽然性格很不讨喜,但是霍鲁夫还是担忧着秦然的近况对任何并肩而战的伙伴,猎魔人都是一向铭记的。

    “他?”

    “没有谁比他更好了吧?”

    老猎魔人沉吟了一下这样说道。

    “唔,看起来,最近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霍鲁夫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收敛了笑容,他拍了拍马鞍一侧的皮口袋,神情严肃的说道:“同样的,我这里也发生了一些你们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有安全的地方吗?”

    “它不适合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跟我来。”

    扫了一眼那个皮口袋,老猎魔人马上说道。

    他就知道好友们的‘迟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是什么?

    马上就会知道了!

    ……

    下七环,‘迷雾’教会营地。

    一众猎魔人的出现,引来了大家好奇的注视。

    不过,有着埃德森的带领,没有守卫前来询问,很快的,大人们就收回了目光,开始忙碌其它的事情了,仅剩下一些好奇的孩子还围在周围。

    当然了,这样的好奇可不是没有缘由的。

    老猎魔人笑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包糖,交给了一个男孩。

    “去吧,分给大家。”

    老猎魔人说道。

    带着一声欢呼,男孩领着孩子们跑开来。

    这样的一幕,让面容严肃的狼派猎魔人纷纷嘴角上翘。

    “好怀念的一幕。”

    “在以前的猎魔人营地里,一群小家伙也是这样。”

    霍鲁夫更是这样的说道。

    “这里也是一样的。”

    “虽然不是狼派,但依旧是猎魔人。”

    “‘迷雾’教会的成员不排斥猎魔人,他们是我见过最为和善的神职人员了。”

    老猎魔人解释着。

    “说得好像你,在此之前,见过除了那个战争狂和女疯子外的信徒一样。”

    霍鲁夫打趣着。

    然后,他就准备迎接好友的拳头了。

    猎魔人总是这样。

    相互打趣、揶揄。

    有的时候还会在自家的酒馆里拼个酒。

    是一种习惯。

    更是一种传承。

    但霍鲁夫明显发现自己的好友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一变。

    那种凝重感,让人心悸。

    “怎么了?”

    霍鲁夫问道。

    “你说对了,我还真见过。”

    “你和大家也见过。”

    “走,进去说。”

    来到了属于议事的帐篷后,老猎魔人指了指帐篷道。

    一行人鱼贯而入。

    霍尔莱卡和斯通五人则留在了外面。

    他们知道老猎魔人要说什么。

    对此,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

    还不如留在外面充当守卫。

    老猎魔人站在帐篷正中央,目光扫视了自己的好友们,片刻后,这才开口说道。

    “我在此保证,我马上要说的事情是真实的。”

    “没有任何的虚假。”

    “也许你们会觉得很荒谬。”

    “但事实总是这样。”

    接着,老猎魔人完整的将最近发生在艾坦丁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当听到秦然不单单是蛇派的继承人,还是艾坦丁的继承人时,这些猎魔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惊容。

    当听到还有一个隐藏在幕后的以‘诡计’‘阴谋’‘毁灭’为主的‘神灵’时,这些猎魔人更是难以掩饰的倒吸了口凉气。

    足足十几秒钟,整个帐篷内都保持着这种凝重的气氛。

    “我终于知道蛇派的那群家伙为什么在我们覆灭的时候,都选择继续隐匿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霍鲁夫长长的出了口气。

    心底最后的一个结,解开了。

    周围的猎魔人也是。

    猎魔人,相互救助,这是理念,从未改变。

    因此,当出现蛇派后,狼派猎魔人第一反应就是,为什么当时的蛇派不救援他们?

    哪怕随着时间的流逝,证明了蛇派真的是猎魔人后也一样。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疑惑越发的强烈了。

    而现在?

    终于有了解答。

    更加可怕的敌人,隐藏在更深处。

    蛇派一旦暴露的话,不仅没用,反而会白白牺牲。

    这样的理由,说服力这些狼派猎魔人。

    没用任何的犹豫,霍鲁夫将皮口袋递到了老猎魔人面前。

    “也许你应该告知科林,看看这个东西。”

    “它很可能和‘祂’有关。”

    皮口袋内装着重物,以至于将口袋都压得有些变形了。

    但是,当老猎魔人接过口袋时,才发现,这个口袋远比想象中的还要重。

    而在他打开皮口袋时,更是眉头一挑。

    一条手臂!

    不是人了类的!

    是由金属做成的好像是人类的手臂!

    甚至可以说,除去是金属的外,和真正的人类手臂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工艺远超他的认知。

    哪怕是他所知道的能工巧匠也做不出这种栩栩如生的手臂来。

    铛!

    抬手轻轻敲击了一下金属手臂。

    指尖给与他的触感,更是告知老猎魔人,这金属手臂远比想象中的坚韧。

    检查了一番后,老猎魔人马上向着秦然的帐篷走去。

    ……

    虽然拥有着艾坦丁继承人大的身份,但是秦然并没有住进王宫中。

    不单单是因为需要配合自己随从,还因为在这里他感觉更舒服。

    王宫中无孔不入的密探,实在是令他厌烦。

    当然了,那是之前。

    现在?

    看着两百八十件做为补偿的真正魔法道具装备,四十件做为信息费的稀有级别魔法道具装备和六十件‘邪异残留’,秦然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抑制不住。

    这个时候,他更不会离开了。

    他要守住自己的财富。

    巨龙会在自己的财宝上安然入睡,他也可以啊!

    而且,他还能来回打滚,换个姿势。

    当然了,对于这些装备道具不可带出副本的特性,他也早有预料。

    之前的经历,足以让秦然明白,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了。

    咕!

    饥饿的蠕动声中,有些安耐不住的‘暴食’向自己的兄长提出了请求。

    “吃、吃。”

    一向简单而又直接的请求。

    “等待。”

    “稍微再忍耐一下。”

    “还不到时候。”

    秦然心中说道。

    虽然很难受,但是‘暴食’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好、好。”

    出于对兄长的尊敬,忍耐早已是‘暴食’的基础。

    如果没有这样的忍耐,他也不可能出现。

    所以,‘暴食’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得到了‘暴食’肯定答复的秦然,则是站起来向外走去。

    他已经听到了老猎魔人的脚步声。

    霍鲁夫等人的到来,他更是早已经知道。

    布置在城墙上的‘眼睛’,告知着他一切。

    同样的,对于秦然主动走出来,老猎魔人并不意外。

    “有些东西,科林你需要看一下,是霍鲁夫的发现。”

    老猎魔人低声说道。

    “嗯。”

    秦然一点头,径直向着议事的大帐篷走去。

    不过,在离开前,秦然启动了【视野之光】的【寂静守卫】。

    与【隐蔽注视】的‘隐形眼睛’不同,【寂静守卫】是融入阴影的。

    两个【寂静守卫】的出现,自然引起了老猎魔人的注意,但很快的,他就再次被一群体型巨大的恶犬所吸引了。

    在此之前,他没有发现这些恶犬是怎么来的。

    但正因为这样,才更说明这些看似懒散爬在【 .】秦然帐篷周围的恶犬是相当的不凡。

    更不用说,这些恶犬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秘术气息了。

    “是战犬吗?”

    老猎魔人略带羡慕的问道。

    战犬,在艾坦丁的北方曾有驯养。

    可是过程复杂,对血统和饲养要求太高,除去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外,一般人根本负担不起。

    猎魔人也是一样。

    曾经不少猎魔人提议将战犬做为常规的伙伴。

    可惜,最终被极高的花费所逼退了,只能是驯养一两只猎犬来做为安慰。

    “嗯。”

    秦然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有着战犬的名头,总比恶犬来得好。

    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布置,计算了一下双方帐篷的位置,觉得发生任何事情,自己都能够在一瞬间赶回来后,秦然这才走进了议事帐篷。

    “科林,好久不见。”

    霍鲁夫伸开双臂向着秦然走来。

    “好久不见。”

    秦然没有躲闪,和对方来了一个熊抱。

    并且,如同对方一样,用力拍打对方的后背。

    在一阵呲牙咧嘴中,霍鲁夫松开了秦然。

    “你就不知道一点尊老爱幼吗?”

    霍鲁夫敢保证自己的后背一定红了。

    “你懂得尊老爱幼,还会这样对我?”

    秦然反问道。

    他没有什么感觉。

    足够强大的身躯,加上【幽魂的皮】做为防护,这样的拍打,真的不算什么,哪怕这件装备只是替代品也一样。

    笑声出现在了帐篷中。

    从秦然出现,一直打量着秦然的猎魔人都笑了。

    他们并没有在秦然的身上感受到那种贵族的傲慢,反而是感觉和他们差不多。

    住在帐篷中。

    没有那种所谓的矜持。

    实力很强。

    蛇派的继承人吗?

    很不错。

    猎魔人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让开了脚步,将放在桌子上的机械手臂亮在了秦然面前。

    在看到这个机械手臂的第一眼,秦然就肯定了。

    这是来自‘掮客’!

    因为,这条机械手臂和他当时在‘掮客’拍卖场看大的那些‘机械执法者’的手臂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秦然并没有马上开口。

    他走到了机械手臂前,将其拿起,细细端详了片刻后,这才叹息道。

    “是那位的手笔。”

    “祂,不打算隐藏了吗?”

    话音刚刚落下,一抹仓惶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帐篷外。

    “科林殿下!”

    “科林殿下!”

    “不好了!”

    “战神殿爆发了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