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零五章 欺瞒
    夜晚,雷霆再次响彻了整个艾坦丁堡。

    刚刚入眠的人们纷纷被惊醒,但却没有一个起身观察,仅仅是不满的嘟囔了两句,就再次将头缩回了温暖的被窝。

    要知道,在艾坦丁,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在冬季的夜晚钻出被窝了。

    曾经的吉诺也不例外。

    这位年轻的骑士总是因为半夜的执勤、巡逻,而和自己的床、被窝奋斗着,每一次他总觉得自己被封印在了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那个时候的他,总觉得除了床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

    不过,他最终是要达到远方的。

    曾经是因为使命感。

    而现在?

    摸了摸枕着的剑鞘。

    吉诺眼底满是挣扎。

    然后,一切的挣扎都变为了坚定。

    他,只是想活下去。

    咚、咚咚。

    “吉诺骑士?”

    敲门声后,一抹陌生的声音传来。

    “来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吉诺拉开了门。

    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所谓的警惕。

    在大教堂内,理应是安全的,不是吗?

    门外站着一位‘暗堂’的执事,服饰的边角,告知着吉诺眼前的人和之前将他‘挡在’房间中的人是一类人。

    不同的是,之前的那两位冷冰冰。

    眼前的则是面带微笑。

    “执事阁下,有什么事吗?”

    吉诺很友善的问道。

    “莫托尔大人想要见您,请您跟我来。”

    执事很恭敬的回答着。

    然后,一侧身,以半弯腰的姿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位普通的护教骑士自然不值得一个执事毕恭毕敬,但是一个被枢密主教召见的护教骑士却是值得这么做的。

    “好的。”

    吉诺一点头,并没有整理,就这么的跟在执事身后向着大教堂的深处走去。

    做为大教堂的护教骑士,吉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了解过大教堂。

    事实上,大部分的护教骑士活动范围都是有限的,仅限于大教堂的前半部分,大教堂的后半部分?除非是有着特殊的身份,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进入。

    跟在执事的身后,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大教堂的后半部分。

    吉诺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不像是传闻中的富丽堂皇,更没有血腥遍地。

    与大教堂的前半部分一样,同样的建筑风格,装饰也类似,除了……

    瞥了一眼数量众多,近乎光明正大的‘暗堂’执事,吉诺深吸了口气。

    他从没有想到‘暗堂’的人会这么多。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

    然后,他下意识的准备祈祷。

    向着‘迷雾’之神祈祷。

    不过,迅速的,年轻人就反应了过来。

    他迅速的改变了祈祷词。

    原本指向‘迷雾’之神的祈祷词变为了指向‘战神’,而且,随着向战神的祈祷,吉诺的面容忍不住的变得虔诚,双眼更是纯洁、坚定。

    似乎之前的经历早已经不复存在一般。

    ……

    坐在小厅内的莫托尔面容严肃。

    从冕下那里得到的信息,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不仅是真的有那样一位存在,而且,按照冕下的意思,对方似乎很早就出现了,远远不是蛇派所说的‘黑灾’之前。

    当然了,这位枢密主教并不认为是蛇派在欺骗他。

    无非就是蛇派也没有发现罢了。

    对此,莫托尔认为是正常的。

    要知道,那可是连冕下都能够欺瞒的家伙。

    不仅欺瞒了冕下,还让对方的使者混入其中。

    一想到西恩的所作所为,这位枢密主教就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必须要铲除!”

    莫托尔猛地一握拳。

    与这个隐匿的存在相比较,艾坦丁王室、猎魔人、静夜秘修会等等反而不算什么了。

    因为,这些势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

    都是他们所熟知的。

    一些行为方式更是烙印在了骨子里,只需要看一眼,他们就能够知道的彼此,且会在彼此间相互遵守着规矩。

    可那个隐匿的存在不一样。

    看看对方的所作所为吧。

    这一次如果不是艾坦丁、蛇派的那位继承人有了警惕,一旦让对方得手的话,那么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战将会不可避免。

    战神殿绝对不会惧怕任何敌人。

    可也绝对不能够被人利用!

    尤其是那样一个家伙!

    “霍乱人间?”

    “我怎么可能让你得逞!”

    “整个人间都是我主的!”

    莫托尔心底默默的说道。

    然后,他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小厅的门并没有关,因此,莫托尔可以一眼看到跟着执事走来的年轻骑士。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带着这样的想法,莫托尔站了起来。

    “主教大人。”

    执事、吉诺一起行礼。

    莫托尔对着执事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去后,目光看向了吉诺。

    “吉诺,你是否对冕下忠诚?”

    莫托尔问道。

    “我愿意用生命去守护冕下的荣誉。”

    年轻的骑士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回答着。

    而在话音落下的刹那,年轻骑士的身上就冒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辉。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白色,但是人们看到的确实是白色。

    坚韧且浑厚。

    这代表着的是对战神的‘忠诚’!

    或者说是,信仰。

    看着眼前如此坚定的信仰,莫托尔严肃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微笑。

    “起来吧,我的孩子。”

    说着,莫托尔一抬手就将年轻的骑士搀扶起来。

    “我已经安排了专人教授你各种知识。”

    “包括你所想要的剑术。”

    “不单单是基础、进阶。”

    枢密主教柔声说道。

    很显然,在确认了眼前的年轻骑士的信仰后,莫托尔彻底放心了。

    这是冕下亲自布下的检测,他并不认为,有什么能够欺瞒那位冕下的。

    同样的,这样一位聪明、敏锐且忠诚的年轻人,理应得到对方应得的一切。

    ……

    “想要欺瞒一位神灵?”

    “难!”

    “太难了!”

    “我可做不到那样程度!”

    上位邪灵叹息着,然后,下一刻,一抹坏笑出现在它的嘴角,它摇晃着手指,对着自己的boss,洋洋得意的说道“可欺瞒一位凡人却是简单无比,毕竟,人最擅长的就是自欺欺人。”

    “你给他下了暗示?”

    “不错的选择。”

    “但要小心。”

    秦然评价着,提醒着。

    “放心吧,boss。”

    “我绝对不会弄假成真的。”

    “而且,我的后手可不止一个。”

    上位邪灵保证着。

    对此,秦然没有再询问什么。

    既然做出了保证,那么,上位邪灵就一定能够做到,秦然相信着自己的随从。

    上位邪灵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样的信任。

    不是虚幻的。

    是,实打实的。

    看看它灵魂深处的契约力量吧。

    已经闪亮的远超太阳光辉了。

    对此,上位邪灵内心毫无波澜。

    它,早已经认命了。

    虽然它现在还是很想回西海岸。

    踏、踏踏。

    熟悉的脚步声在帐篷外传来。

    “主教大人,科林殿下,利特尔子爵、瓦伦丁伯爵求见。”

    罗格特的声音响起。

    “邀请两位阁下进来。”

    上位邪灵这样说着,与秦然目光一对,在后者微微颔首中,径直的向外走去。

    一些已经注定的事情,秦然是不想要参与的。

    交给自己的随从就好。

    有着上位邪灵这么好用的随从不用,还亲力亲为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缺少十摞契约卷轴。

    值得庆幸的是,秦然两者都不是。

    ……

    “利特尔你真的要这么做?”

    “和‘迷雾’教会结盟,对我们没用好处吧?”

    “而且,值得我们用那个秘密去换吗?”

    “那可是我们花费了极大代价换来的!”

    瓦伦丁伯爵忍不住的再次问道。

    事实上,这是他一路上第四次询问了。

    而每一次他都会得到同样的答案。

    这一次?

    也不例外。

    “值得!”

    “和‘迷雾’教会结盟的好处,将会是远超我们想象的。”

    眯着眼的利特尔就如同一头真正的狐狸般,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想到狡诈等词汇。

    再一次同样的回答,让瓦伦丁伯爵忍不住的挠头了。

    他晃动着臃肿的身躯,迈着小短腿,在利特尔子爵身边走来走去。

    对于自己堂兄的智慧,瓦伦丁是毫不怀疑的。

    但是,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做法,真的是让人厌恶。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早就拔剑将对方砍倒了。

    可是自己的堂兄?

    他做不到啊。

    呼!

    随着一声叹息,瓦伦丁伯爵就好像是一个泄气的皮球一般。

    算了。

    一切都交给堂兄了。

    反正每一次都是这样的。

    我只有听从指挥就好。

    心底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后,瓦伦丁伯爵完全的放松了下来,然后,他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打量着‘迷雾’教会的临时营地。

    简陋,不过防御措施做得不错。

    目光扫过那一顶顶帐篷,做为世袭贵族出身的瓦伦丁自然是看不上的。

    但他所受的教育却让他能够明白其中的布局是相当的合理。

    看看那座好像废墟一般的高塔,足以将营地和周围的一切都看在眼底,只需要一队46人的守卫,就能够起到十倍的作用。

    如果再挖出一条战壕,搭配上几只战犬,摆好鹿角的话,足以抵挡4500人的冲锋。

    “布置的人应该是行家。”

    “但不是正统,佣兵出身吗?”

    瓦伦丁伯爵猜测着。

    至于联想到席尔瓦卡?

    很抱歉,瓦伦丁伯爵不擅长思考。

    他更喜欢将这样的事情交给利特尔。

    刚刚的也不过是下意识的想法罢了。

    这样的行为模式,一直到见到上位邪灵时,也没有改变。

    “晚上好,西蒙主教。”

    按照贵族的礼仪行礼后,瓦伦丁就退到了一旁,将一切交给了利特尔。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上位邪灵向着利特尔问道。

    “托福。”

    “在驱除了毒素后,已经基本无碍了。”

    “再次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利特尔微笑的回答着,神情中带着一分亲近。

    对这一分亲近没有谁感到意外。

    毕竟,那可是救命之恩。

    只有上位邪灵知道,这一分亲近代表的是什么,所以,它的态度越发的温和、自然。

    “不用再次感谢了。”

    “利特尔你已经说了无数遍了。”

    “而我的回答也是一样救你只是一次巧合——我以为抓住了那个家伙的尾巴。”

    上位邪灵解释着。

    “那个家伙?”

    利特尔一愣。

    无所事事的瓦伦丁也被吸引了目光。

    “嗯。”

    上位邪灵点了点头后,面露沉吟,然后,它苦笑了一声道“虽然我应该将一切告诉利特尔你,但是请你理解,我也有苦衷,这件事牵扯太广了,我无法明说。”

    “理解!”

    “很多事情,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

    “但像是结盟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能够自己做主的。”

    利特尔先是一点头,接着,面带微笑的说道。

    “结盟?”

    上位邪灵表示了惊讶。

    “对,结盟!”

    “为了表示诚意,我愿意告知您一个秘密。”

    “那位吉诺骑士的真正身份!”

    利特尔压低了声音。

    “吉诺骑士的真正身份?”

    上位邪灵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了。

    “是的,他也是王室的直系血脉。”

    “按照血脉,他应该是科林殿下的表弟。”

    “简单的说,他是六世陛下妹妹的孩子。”

    利特尔解释着。

    “六世的妹妹?”

    上位邪灵疑惑了。

    据他所知,艾坦丁王室几乎就是一脉相承的,再加上曾经的女巫诅咒,从二世开始,就根本没有所谓的姐妹了。

    “那是五世陛下远征南方时留下的错误。”

    “我又详细的证据可以证明我所说的一切。”

    “而且,一些秘术足以证明血脉。”

    利特尔的话语,让上位邪灵大脑急速转动。

    它在这里面嗅到了不一般的机遇。

    也许可以做点什么,让利益最大化。

    一些想法开始从上位邪灵的脑海中冒出来,但是,表面上,它却没有停顿。

    “这个秘密让我惊讶。”

    “我乐意接受这个秘密,也乐意接受利特尔你的结盟。”

    “同样的,我也会告知你之前那个秘密。”

    说到这,上位邪灵深吸了口气。

    “在艾坦丁,除去战神、那位女士、冕下外,还有一位神灵。”

    “真正意义上的神灵。”

    “祂躲在暗处,霍乱一切。”

    “什么?!”

    利特尔、瓦伦丁一起惊呼道。

    看着惊讶的两人,上位邪灵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

    “而我们、王室、战神殿、静夜秘修会准备联合起来,对付祂。”

    “当然,现在还有……”

    “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