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零四章 奖励
    秦然被邀请到了帐篷的空地侧。

    上位邪灵带着年轻的护教骑士则是走到了帐篷内,并不是不想要给秦然安排更好的地方,而是整个营地只有这一顶帐篷可以用来做为商谈之所。

    剩下的帐篷?

    密集的床铺,早已经让帐篷内部变得难以落脚了。

    事实上,就算是这一顶帐篷也是那位西卡领新任领主的,而不是‘迷雾’教会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迷雾’教会比想象中的还要穷困潦倒。

    “科林殿下,下午好。”

    曾经的男爵夫人,现在的新任领主艾琳.西卡很友好的问候着秦然。

    “下午好,西卡领领主阁下。”

    秦然客气的回应着。

    接着,双方就陷入了沉默。

    在没有任务的前提下,秦然不是一个会主动开口的人,更不用说主动烘托气氛了。

    而新任的西卡领领主?

    你能指望一个每天宅在家中看书的女人能够擅长交际吗?

    所以,双方都沉默了。

    不过,这样的沉默并没有尴尬。

    因为,秦然在专心的检查着自己的战利品。

    这让西卡领的新领主松了口气。

    然后,这位新领主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手中的长剑。

    “精钢打造,宽刃,长度超出一般长剑一拳,还有那些魔法印记……战神殿的精品吗?”

    这位新领主虽然不擅长交际,但是渊博的知识却为她带来了非凡的见解。

    事实上,在秦然眼中显示出的长剑信息,和这位新领主所认知的,基本无二。

    【名称:光辉之剑(复制品)】

    【类型:武器】

    【品质:稀有之上】

    【攻击力:较强】

    【属性:1,锋锐;2,剑袭;3,礼赞】

    【特效:无】

    【需求:拥有一定基础的战神】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它只是一件复制品,最初是想被用来成规模的制造,然而,失败了,但这也证明它是一件不错的物品。】

    ……

    【锋锐:特殊的钢材与秘法铭文,让它越发的锋利,攻击等级+1】

    【剑袭:对15米范围内的单独目标,斩出一道攻击判定为较强级别的剑气,3次/日】

    【礼赞:当你拥有对战神的信仰时,你可以用剑气笼罩直径五米内的范围,每道剑气都将拥有强大级别的攻击,1次/3日】

    ……

    “鸡肋。”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如果没有战神信仰这一限制,这柄长剑可以说是相当不错。

    可一旦有了?

    那就真的毫无价值了。

    更不用说,还不能够带出副本世界。

    像是这样的道具,对于秦然来说,用来满足‘暴食’的食欲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等等,再等等。”

    “还不到时候。”

    秦然这样安抚着流着口水的‘暴食’,目光则是看向了那位西卡领的新领主。

    对方马上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我只是好奇这柄剑,我在书上见到过。”

    “它的出处很传奇,传闻是艾坦丁一世和战神冕下的友谊见证。”m

    艾琳.西卡解释着。

    友谊见证?

    已经逐渐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秦然对此不屑一顾。

    按照格尔萨克的记忆,艾坦丁一世和战神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友谊,或者准确的说,在前期双方是存在着半敌半友的竞争关系,但是到了中后期,完全就是敌人了。

    做为艾坦丁一世的合作者:‘静夜秘修会’,也曾与战神殿敌对。

    可惜的是,随着艾坦丁一世的意外死亡,‘静夜秘修会’不得不隐匿。

    一直到‘黑灾’中那位女士的诞生,才变得光明正大起来。

    当然了,秦然不会向对方解释。

    他仅仅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秦然认为,他这样的态度已经足以让这位不擅长交际的新领主退怯了。

    可没有想到的是,艾琳.西卡在他点头后,竟然主动开口了。

    “你和西蒙的关系很好,我可以问一下你,西蒙有、有托付终身的伴侣吗?”

    新领主结结巴巴的求证着。

    秦然一惊。

    他是真的被这位新领主的胆子吓到了。

    如果说平时是作风凌厉的人还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宅女来说,真的是让他感到意外。

    但,也值得嘉许。

    特别是上位邪灵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也值得嘉许。

    所以

    “没有,他总是独身一人。”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他,并没有欺骗。

    西蒙,真的是独身一人。

    “真是太好了。”

    新领主欢欣鼓舞。

    秦然的目光则没有再在这停留,他看向了营地入口处。

    那位祭司特米诺这个时候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位老者的面前。

    对方穿着普通的麻布衣衫,就如同周围的平民,甚至,还要惨一点,连一件棉袄都没有,脚上的鞋子也十分普通。

    面容也和走在街上的人差不多。

    可当一位祭司向着这样的人行礼时,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双眼。

    任何一个与之对视的人,都忍不住的战栗。

    那是上位者与强者独有的目光。

    一种主宰生死的目光。

    门口的艾坦丁王室卫兵没有一个敢于对方对视,‘迷雾’教会的成员则强忍着恐惧,默诵着‘,迷雾’的尊号,与之对视。

    很快的一个个就变得泪流满面,连连后退。

    即使是罗格特也不例外。

    不过,这个熊一般的年轻人,却是倔强的咬着牙,一步不退。

    老人的眼中浮现了一抹赞赏。

    随后,目光变得浑浊,与一般老人一样。

    “我是战神殿枢密主教莫托尔,我希望见西蒙主教。”

    对方介绍着自己,并说出了请求。

    “大人正在见客。”

    年轻人硬邦邦的回答着。

    甚至,连邀请对方进入营地的话语都没有。

    战神殿,对于‘迷雾’教会并不是什么盟友。

    从某些方面来说,更是敌人。

    对待敌人,可不需要客气。

    如果不是知道不敌,年轻人一定会抽出战斧,很干脆的战斗到底。

    但是,这并不妨碍年轻人的警惕,他握着战斧盯着莫托尔。

    莫托尔没有在乎罗格特的态度。

    一个还算不错的年轻人罢了。

    这样的年轻人,他见过不少,甚至,战神殿内还有不少这样的苗子。

    根本不需要在乎。

    不仅是因为他们成长需要太多的时间,还因为,就算是他们成长起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吹口气就死和抬手碾死,在这位枢密主教看来没有什么差别。

    反倒是……

    莫托尔看着远处坐在那里的秦然,浑浊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艾坦丁王室的继承人。

    蛇派的继承人。

    这样的存在本就是错误的,不应该存在的。

    可惜,西恩失败了。

    而且,还犯下了极大的错误。

    感知着利特尔、瓦伦丁两位守旧派贵族仇恨的目光,这位枢密主教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原本以为会是一个人才。

    没想到……

    竟然只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家伙。

    心底带着这样的评价,这位枢密主教的目光看向了那顶帐篷。

    厚厚的布帘和秘术布置的防护,让他无法看破其中的状况,听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令这位枢密主教越发的好奇了。

    艾坦丁王宫的消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艾托林的死,自然是另有隐情。

    甚至,吉诺都是特殊的。

    至于西恩对吉诺的评价?

    看看对方干出的一些事情吧。

    这样的评价一定是不公正的。

    或者,是一叶障目的。

    对方的心恐怕早已经被即将获得的权势而污染了,根本没有客观的去对待一件事情。

    接着,莫托尔的疑问又回到了原点。

    吉诺发现了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随着莫托尔的到来,整个‘迷雾’教会变得压抑起来,尤其是席尔瓦卡这个曾经战神殿的执事,更是躲藏在人群中,连面也不敢露。

    唯有秦然表现的一切如常。

    这让站在秦然身旁的蒙特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殿下面对战神殿时低下头颅。

    当然了,在自身发展不足前,也不能够太过强硬。

    需要的是刚柔并济才行。

    果然,我的任务任重而道远啊!

    就在近臣自我感叹的时候,那顶帐篷中的人,终于走出来了。

    西蒙面容严肃。

    年轻的吉诺则仿佛是松了口气。

    而莫托尔也跟着松了口气。

    因为,年轻的吉诺在看到他后,马上恭敬的站直了身躯,随之行礼。

    莫托尔笑着抬了抬手,示意吉诺免礼后,就看向了西蒙。

    “请进。”

    上位邪灵带着一贯的温和,邀请着莫托尔。

    接着,莫托尔在邀请下,直接进入到了那顶帐篷中。

    “我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莫托尔很干脆的问道。

    以莫托尔的身份,他很少选择遮掩的方式了。

    做为冕下的代言人,在他看来,任何的东西都不过如此,无非就是筹码的多少罢了。

    可出乎这位枢密主教的预料,眼前的西蒙,没有任何坐地起价的意思,反而是干脆的一点头。

    “可以。”

    上位邪灵看着疑惑的对方,忍不住的露出了一抹苦笑,它这样说道:“事实上,今天你不出现的话,我也会去找你。”

    “什么?”

    这位枢密主教一挑眉。

    他发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

    “一个隐藏在暗处,挑动着、蛊惑着我们的敌人。”

    “掌管着‘诡计’‘阴谋’‘毁灭’!”

    “霍乱人间。”

    “是‘黑灾’乃至之后一切**的元凶!”

    上位邪灵一字一句的道。

    莫托尔每听一句,眉头就紧皱一分。

    当上位邪灵的话音落下后,这位枢密主教连连摇头。

    “不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

    “如果有这样的一位存在,战神冕下怎么可能没有发觉呢?”

    枢密主教反问着。

    “‘迷雾’冕下,你们发现了吗?”

    “如果不是我们主动站出来的话。”

    “曾经的‘灾厄女士’呢?”

    “如果不是发生瘟疫的话,你们能发现吗?”

    上位邪灵反问着。

    这样的问题对它来说,真的是不是问题,它准备了许久,它不担心人问,反而是担心没有人问。

    只要有人问,它就有把握,让对方陷入到它的节奏中来。

    事实上,就是如此。

    莫托尔眉头再次一皱,却没有了反驳。

    上位邪灵马上继续开口道。

    “之前我们已经和‘静夜秘修会’达成了协议。”

    “他们和我们结成了同盟。”

    “并且,开始寻找那个家伙的使者。”

    “什么?”

    “你们和‘静夜秘修会’达成了协议?”

    得到这个隐秘消息的莫托尔一愣。

    这位枢密主教不可置信的看着上位邪灵。

    ‘静夜秘修会’和猎魔人是死敌,而和猎魔人关系匪浅的‘迷雾’教会,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原有的盟友。

    更何况,这位盟友还就在外面。

    显然,双方关系十分的良好。

    除非……

    是真的有什么大敌才对。

    至于哄骗?

    这位枢密主教并不认为上位邪灵会用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言来唬骗他。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说道:“我想当面询问科林殿下。”

    “当然。”

    上位邪灵一点头。

    早就准备多时的秦然,走了进来。

    “科林殿下,您是否知道‘迷雾’教会和‘静夜秘修会’的结盟?”

    莫托尔礼帽的询问着。

    艾坦丁、蛇派继承人的身份,即使他是战神的使者,他都不敢大意。

    “是。”

    “而且,结盟是由我发起的。”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之前的午餐?”

    这位枢密主教明显猜到了什么。

    而当看着秦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时,莫托尔心底翻起来惊涛骇浪。

    要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可是代表着艾坦丁王室和蛇派的,对方发起的一次结盟,也就代表着艾坦丁王室、蛇派也参与到了其中。

    也就是说,现在除去战神殿外,北陆的势力几乎都联合到了一起。

    不!

    不是现在!

    而是早这个年轻人被艾坦丁六世送到蛇派时,一起的苗头就出现了。

    “那位存在,有这么可怕吗?”

    莫托尔问道。

    秦然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上位邪灵轻声叹息着。

    “战神冕下,强大吗?”

    面对着这样的反问,莫托尔哑口无言。

    ……

    帐篷内的商谈持续了很久。

    当天色已经黑下来时,莫托尔才一脸沉重的走了出来。

    “主教大人。”

    等待许久的吉诺马上走了过来。

    “孩子,你做的很好。”

    “幸亏你发现了西恩的不对劲。”

    “不然的话,我们需要承受无法想象的损失。”

    “你想要什么?”

    “你理应值得奖励。”

    莫托尔目光带着和蔼看向了吉诺。

    “我想要学习更多的知识,还有剑术,只有这样才能够保护大教堂。”

    吉诺说道。

    语句中的诚恳,显露无疑。

    莫托尔看着这样诚恳的年轻人,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我会给与你应得的。”

    莫托尔说着,看了一眼年轻人腰间的【光辉之剑(复制品)】,没有等莫托尔开口,年轻人就坦白道:“是科林殿下给与我的,说是我勇气的奖励。”

    说着,年轻人就把带鞘长剑取了下来,就要递给莫托尔。

    “不,孩子。”

    “这是你的奖励。”

    莫托尔摆了摆手。

    他可不会对一件复制品动心。

    正品他都见过。

    一件复制品,算的了什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这位枢密主教再也不关注这件复制品了。

    他又更重要的事去做:询问冕下。

    秦然站在阴影中,目送着这位枢密主教的离去,嘴角不由一翘。

    他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

    哪怕是他不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