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一百章 补偿
    利特尔子爵来到下七环棚户区的时候,是上午9点多。

    棚户区内的‘迷雾’信众们已经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虽然有了足够的物资,不需要去上工,但是清理废墟、火化尸体和构建防御工事,却是需要大量人手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北陆的冬天一向寒冷,不用担心尸体腐败与随之而来的瘟疫。

    但对于朋友、亲人的忧心,依旧让这里的人们尽可能快的完成着一切。

    所以,利特尔子爵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忙碌之极的景象。

    当然了,还有岗哨。

    因为,艾坦丁王室继承人和蛇派继承人是一人。

    而蛇派继承人和‘迷雾’教会的关系匪浅,以至于明显带着‘监控’意味的卫兵们,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保护。

    再加上‘迷雾’教会本身信众们的巡逻兵和岗哨,这里的守卫力量已然不弱。

    做为将军事假,利特尔几乎是下意识评估着自己如果是敌人,该如何以最快速度、最小代价攻破这里。

    这种略带侵略的目光很快的就被发现了。

    “嘿,你最好收回这样的目光。”

    一个壮如棕熊的年轻男子扛着硕大的双刃战斧,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利特尔的马车旁,开口说道。

    直到年轻人开口时,利特尔才惊觉到对方的到来,当即目光一缩。

    他开始打量着对方。

    当看到对方的身形样貌,他很快的就锁定了对方是谁。

    罗格特!

    ‘迷雾’教会的骨干之一。

    “自身实力配合着‘迷雾’神术吗?”

    利特尔子爵心中猜测着,脸上却浮现了亲切的微笑。

    “你好,我是子爵利特尔,请问西蒙主教在吗?”

    原本就因为狭长双眼,看起来十分像狐狸的子爵这个时候越发的像了,但是那鹰钩鼻也更加的明显了,犹如是长着鹰喙的狐狸般。

    看着这个模样的子爵,罗格特一皱眉。

    年轻人不喜欢狐狸,小时候他打猎打到的东西,就总被这些坏东西偷走,即使是藏在树上,也会被咬断绳索。

    因此,年轻人很不客气的说道。

    “主教大人不在。”

    面对生硬的语气,利特尔子爵一点都不恼怒。

    “那西瓦尔卡阁下呢?”

    他笑着道。

    “你想要干什么?”

    联系的询问,引起了年轻人的警惕。

    “放心,我没有恶意。”

    “我的名声虽然不好,但也不差。”

    “同样的,没有人可以冒充我,你身后的那些士兵则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子爵利特尔说着就走向了马车,指了指不远处的艾坦丁士兵们。

    罗格特看着遥遥向着利特尔行礼的士兵,眉头一皱。

    倒不是怀疑。

    随着科林大人王室继承人的身份传来,这里的士兵几乎是可以看做自己人的,不需要再怀疑什么。

    他皱眉是因为眼前的人。

    子爵利特尔的名声他知道。

    来时,那位尊敬的男爵夫人就尽可能的告知了他们,在艾坦丁堡需要注意的人。

    其中,这位子爵就榜上有名。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西瓦尔卡的提醒。

    ‘小心守旧派,他们可能不怀好意!’

    西瓦尔卡转述了当时自己的遭遇和守旧派习惯性的行事手段,说是不择手段是夸张了,毕竟,对方还要贵族的颜面。

    但要说是有道德,讲究骑士规则?

    那就真的是开玩笑了。

    鬼都不信。

    年轻人很想将对方赶走。

    不过,想到了主教离开时的吩咐,他并没有这么做。

    “你稍等。”

    年轻人语气冷硬的说着,转身就走向了营地内。

    在这座越发完善的营地内,西瓦尔卡正在给艾丽换冻伤药。

    “恢复的不错!”

    看着小手上的青肿消散大半的模样,西瓦尔卡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为了让艾丽恢复的更好,他可是买了最贵的冻伤药。

    现在看起来,是正取的选择。

    “大约还有两三天就能够恢复。”

    “这两天艾丽你千万不要碰冷水。”

    西瓦尔卡叮嘱着。

    “可是我需要帮大家干活啊!”

    “我没有力气去清理废墟,但是我能够洗碗、烧水,不碰冷水的话……”

    艾丽的小脸上浮现了为难。

    西瓦尔卡眼中充斥着怜惜与疼爱。

    如果他有女儿的话,绝对不会让女儿干这样的活儿。

    不!

    他已经有女儿了。

    可女儿想要这么干的话……

    身为父亲,他是要无条件支持的,哪怕是流着泪。

    “那艾丽小心一点。”

    “我一会儿就去市集给你买一副手套。”

    “能够碰水的那种。”

    西瓦尔卡摸了摸艾丽的头。

    “可是妈妈说不能随意要别人……”

    “我可不是别人!”

    “是艾丽你救了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报答艾丽是理所应当的。”

    西瓦尔卡笑着说道,然后,指了指远处,继续道“艾丽去帮忙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呐。”

    “好。”

    小女孩点了点头,冲西瓦尔卡露出一个笑容后,就快步的跑了过去。

    注视着女儿消失的背影,西瓦尔卡这才转过了身,看向了罗格特。

    “发生了什么?”

    西瓦尔卡问道。

    “真是不错的孩子啊!”

    年轻人这样的赞叹着,然后,他就开始面对一个老父亲怀疑、警惕、敌视的目光了。

    “你想干吗?”

    西瓦尔卡呲着牙,沉声问道。

    “别误会!”

    “我只是单纯的夸奖罢了!”

    “而且,西瓦尔卡你也太紧张了,不是所有人……”

    “发情的公猪都该阉掉。”

    西瓦尔卡打断了罗格特的话语,冷冷的说道。

    看着西瓦尔卡认真的样子,年轻人为那些奖励可能会被艾丽看上的男孩子感到默哀,要知道想要通过眼前西瓦尔卡的这关,可是十分难的。

    不过,这又不关他的事。

    “是守旧派。”

    “那位利特尔子爵亲自来了。”

    年轻人十分明智的说到了正题。

    “预料之中的事。”

    西瓦尔卡这样说着,就向着营地外走去。

    在他知道艾坦丁堡、蛇派继承人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知道守旧派绝对坐不住了。

    那些贵族的德性,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们要怎么办?”

    年轻人问道。

    “交给我了。”

    “主教大人已经告知我大概的行事方向了。”

    “至于剩下的,我会补全。”

    西瓦尔卡说道。

    年轻人立刻不作声了。

    一来,对于西蒙主教的爱戴、尊敬,让他完全听从西蒙主教的命令。

    二来,年轻人猜测这是主教大人给与西瓦尔卡的考验。

    虽然西瓦尔卡已经声明要加入‘迷雾’教会了,但是对方的身份,却是麻烦,当时主教大人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很显然,就是在等西瓦尔卡通过这次考验。

    因此,年轻人马上落后一步从并肩而行,变为跟在了西瓦尔卡身后。

    他需要观察整个过程。

    同时,还得保护西瓦尔卡。

    刚刚那个贵族虽然看起来很讨厌,但是,也很强。

    如果没有冕下的赐福,他很难是对方的对手。

    可有了冕下的赐福?

    他一只手就能掐死对方。

    看到了罗格特的变化,西瓦尔卡并没有说什么。

    这是理所应当的。

    想要安然的从‘战神殿’投入到‘迷雾’教会的怀抱,他必须要表现出能力来,不然的话,他凭什么获得保护?

    假如说是平时,也就算了,他大不了去边境,隐姓埋名过日子。

    但有了艾丽?

    他就要全力以赴了。

    ……

    站在营地外的利特尔子爵突然感觉到有点冷。

    抬头看了看依旧明媚的阳光,这位守旧派贵族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北陆的冬天真的是可怕。

    即使是在艾坦丁堡也不例外。

    这些年习惯了去南方过冬,他都已经开始不习惯北方的冬天了。

    真是该死的新令啊!

    一想到那位陛下的新令,这位守旧派贵族就忍不住的皱眉。

    要知道,从开始到南方过冬开始,他早已经将全部身家的一多半,投入到了那个温暖的地方,农场、矿场、手工作坊等等,都是他乐意做的产业。

    不光是他,瓦伦丁也是这样。

    乃至是他两人身后的那些中小贵族都是这样。

    一旦南方开战的话……

    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他们的投资会变成什么样。

    因此,这次新令根本不是简单的‘贵族荣耀’和‘土地’的事情,还有关乎到他们每一个家族的生存问题。

    这些是……

    绝对不能够让步的!

    一瞬间,利特尔子爵的目光就变得犀利、锋锐起来。

    但是,下一刻,就又变成了笑眯眯的模样。

    他看到了返回的罗格特,和出现在视野中的西瓦尔卡。

    “上午好,西瓦尔卡阁下。”

    利特尔子爵说着就上前两步,做为迎接,以示诚意。

    西瓦尔卡没有多少,也没有受宠若惊,就这么好像是看到了一个普通朋友一般,走了过来,笑着道“子爵阁下,上午好。”

    “真是抱歉了,西瓦尔卡阁下。”

    “昨天的事情让您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

    “今天我是带着诚意而来。”

    说着,利尔子爵一指马车。

    车夫马上打开了车门。

    顿时,西瓦尔卡和罗格特就一眯双眼。

    一片金灿灿的光辉照耀着两人。

    好一会儿,两人才恢复了正常。

    西瓦尔卡不用细数,只需要扫一眼箱子,就能够知道这个箱子中装了两千枚金普顿。

    贵族间,装金普顿的箱子除了要结实、上档次外,规格也是恒定的。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显示出他们的不同。

    面对着两千枚金普顿,如果是在遇到艾丽前,西瓦尔卡一定会是心动的。

    而现在?

    肯定是不够的。

    不单单是西蒙主教的任务。

    还有……

    他要养女儿啊!

    那可是很费钱的!

    至于罗格特?

    更是连多看一眼都没。

    甚至,刚刚在金光闪闪的时候,年轻人都是紧握斧子,担心有人袭击的。

    利特尔子爵在车夫看门的时,就一直在观察两人的表情,在看到两人的无动于衷时,这位守旧派贵族心底不由一沉。

    在痛骂瓦伦丁手下人办事不利的同时,面带微笑再指了指马车。

    “西瓦尔卡阁下,我之前找到了两件不错的古物,您有兴趣欣赏吗?”

    利特尔子爵问道。

    “当然。”

    “不过,两件太少了。”

    “如果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西瓦尔卡一点头,不用利特尔子爵邀请,就大踏步的走向了马车。

    西蒙主教的命令可是‘宰肥羊’!

    那他还要客气什么?

    不让对方心疼到扭曲,他就是个弟弟。

    看着自行走到马车前,打量着马车内一切事物的西瓦尔卡,利特尔子爵脸上的微笑不变,但是心底却在破口大骂。

    对方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想要让昨天的事情揭过去,那就得大出血。

    他,不想。

    可,不行。

    因为对方的身后站着一个他们暂时不想也不能招惹的人。

    艾坦丁、蛇派继承人的身份,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然他们还有后手……

    可能不动,还是不动的好。

    底牌握在手里才是最好的。

    打出去了,那就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心底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接下来西瓦尔卡的话语,却差点让利特尔子爵拔出剑,砍死对方。

    “这马车不错。”

    “里面的东西也不错。”

    “这样的马车和里面的东西,再来两辆吧!”

    西瓦尔卡风轻云淡的说道。

    虽然恨不得砍死西瓦尔卡,但是利特尔子爵却还在努力保持着贵族风度。

    “是吗?”

    “再来两辆?”

    “好的,中午的时候,我就让人送来。”

    利特尔子爵微笑的说道。

    看到利特尔子爵一口就答应下来,西瓦尔卡明显一愣。

    坏了!

    要得少了!

    他心底满是懊恼,可这个时候再反悔的话,确实不合适的。

    因此,只能是,满是悔恨的点了点头。

    利特尔子爵看到了这样的懊恼和悔恨。

    他的手已经捏住了剑柄。

    不能砍死他!

    不能砍死他!

    不能砍死他!

    一直警告着自己保持微笑的利特尔子爵,心底在滴血。

    做为世袭的贵族,利特尔家族自然是巨富的,但在几乎全部身家都投入南方后,再拿出这些东西后,真的是要倾家荡产了。

    不过,只要暂时稳住那位继承人就可以了。

    之后?

    利特尔子爵冷笑了一声。

    想到这,完全不想久留的利特尔子爵就要登上马车离开。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罗格特直接挡在了车门前。

    “这是我们的。”

    年轻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利特尔子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