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费用
    车队缓缓行驶。

    西卡领外的夜晚,是十分危险的。

    不仅有着各种凶猛的野兽,还是盗匪最爱出没的时间,哪怕是那位子爵不断的派出巡逻队伍清理,也只是维持了几条主干道的安全罢了。

    而在‘黑灾’发生后,这种情况更是变得越发糟糕起来。

    除去连接艾坦丁堡的主干道因为有着王室的巡逻队一起负责,还能够保证一定的安全外,西卡领其余各个城镇的主干道,在夜晚早已变得危险无比。

    人们大都会选择在白天赶路,夜晚住宿在城镇中,依靠更多的人来抵御危险。

    如果可以的话,西卡城连接艾坦丁堡的主干道,也很少有人会选择夜晚出行。

    因为,这里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

    要不是这次聚集了相当数量的人,绝对不会有人冒险赶路。

    不过,就算是这样,依旧是一队队来自大商队的护卫来回巡逻着。

    隔着窗户,波尔看着那些骑马而过的护卫,内心毫无波澜。

    危险?

    波尔完全的不担心。

    看着坐在对面的秦然,波尔心中十分的踏实。

    或许夜晚的道路很危险,但只要跟着‘炎之恶魔’,那些所谓的危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完全是不值一提的。

    因此,在这个时候,波尔还有闲心向着泥炉中加木炭。

    木炭刚填入泥炉,立刻荡起了一片火星子,在火星子即将要在车厢内飘荡的时候,装满了清水的茶壶放在了泥炉上。

    波尔从一旁的托盘上,拿起了放在丝巾上的银质的茶刀,小心的从旁边一大块的茶饼上切了一块小茶砖下来,在水温热,即将沸腾的时候,波尔将小茶砖放了进去。

    水滚了两滚,小茶砖就化为了一片片的茶叶,十几个呼吸后,当壶内的水沸腾后,茶叶随着水直接翻滚起来。

    茶香味弥漫。

    波尔端起了茶壶。

    “艾坦丁堡有专门的煮茶人。”

    “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我听边境的几个商人说,那里的煮茶人十分喜欢在茶水里放芥末,按照对方的说法,似乎是在用辣味衬托茶水的清香。”

    “还有在艾坦丁堡的鱼类食物很多,最有名的就是土豆饼里加鱼,而且,鱼必须要直立,双眼最好看天,立得越直,双眼瞪得越大,就证明这道菜越成功。”

    波尔一边为秦然倒茶,一边说着有关艾坦丁堡的趣事。

    当然,波尔没有忘记介绍眼前的正事。

    “从西卡城前往艾坦丁堡大约需要两天一夜,我们是夜晚出发的,需要两个黑夜和一个白天,不过,夜晚路难行,我们可能需要多花费一点时间了。”

    “不同于边境摩尔萨到西卡城都是平原地带,从西卡城到艾坦丁堡,大部分都是山岭,其中也只有西卡领的一个哨所和艾坦丁堡的边境哨所能够供我们真正休息。”

    “其中,艾坦丁堡的边境哨所里还有一座军营,它也是保证我们夜晚能够在这条主干道上前进的重要保证。”

    秦然端着茶杯,听着波尔的讲述。

    他的双眼看着漆黑的窗外。

    对于艾坦丁堡,秦然在这两天中是有过了解的。

    艾坦丁堡,是艾坦丁王国的首都,拥有着超过百万的人口的艾坦丁堡,不仅是北陆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也是整个北陆最大的城市,哪怕是占据着海湾优势的南方契卡湾,也依旧逊色与艾坦丁堡。

    不过,相较于这座被原住民尊崇的城市,秦然更加关注的是艾坦丁六世。

    这个在‘黑灾’侵袭下,力面狂澜的君主。

    ‘黑灾’发生时,雄才伟略的艾坦丁五世正在庆祝着自己的功勋,他丝毫没有发现,这次的远征会给他的王国带来怎么样的灾难。

    而当这位君主回过神时,情形已经无可避免了。

    甚至,就连这位君主本身也被疾病击倒了。

    更加重要的是,这位君主唯一后裔仅仅七岁,王室中的一些人开始虎视眈眈起来。

    所有人都可以遇见,稍有不慎整个艾坦丁王国就会陷入到内战,乃至是崩溃离析。

    而在这个时候,君主唯一后裔的老师站了出来。

    这位以博学而闻名的宫廷教师,设宴款待了所有王室有资格的人,以‘继承王国’的名义,然后……那次到来的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出去,包括那些人的贴身侍卫,纷纷死在了宴会厅中,接着,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王室的护卫军,以‘找出黑灾根源’的名义开始清洗王室,整整一周,有超过一千五百人被杀。

    鲜血把艾坦丁堡的宫廷都染红了。

    ‘血色一周’!

    这就是艾坦丁堡人的记忆。

    当杀戮停止后,年仅七岁的后裔,成为了新的君主。

    七岁的对方在那位宫廷教师的帮助下,迅速的稳固了整个王国的局势,开始清理南方留下的霍乱根源。

    与战神殿商议,派出了一队神殿骑士,辅助王国的军队。

    与‘灾厄女士’达成协议,在艾坦丁堡建立了第一,也是唯一一座神庙。

    所有人都不认为这是一个孩子能够做到的。

    都认为是那位宫廷教师的功劳。

    然后……

    在这位君主十六岁的时候,那位宫廷教师死了。

    有人说是病死的。

    有人说是被病死的。

    不论是怎么死的,属于那位宫廷教师的威严,全都被年轻的君主代替。

    人们也开始称呼对方为艾坦丁六世。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对方威严更甚。

    艾坦丁王国更甚一统南北两地,只有偏远的岛屿,还没有被王国的光辉所笼罩,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位君主的光辉。

    人们甚至将其和艾坦丁一世并列。

    因为,对方做到了艾坦丁一世,乃至是后面四位君主想做却又没有做到的事情:统一南方。

    当然了,这样传奇的君主,自然会有很多传说。

    其中不少人干脆说对方是‘神之子’!

    至于这个神是哪一位?

    却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了。

    对此,秦然却是不置可否的。

    他更加关注的是那位宫廷教师。

    因为对方的出现、神奇、消失,都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玩家!

    当然,秦然无法百分之百的确定。

    但却有超过五成的把握,对方有问题!

    或许……

    那是‘掮客’的手笔?

    秦然沉吟着,目光微侧,看向了车队的前面。

    不知何时,整支车队停了下来。

    几个举着火把的的年轻人正快步的向后跑来,每跑几步都会停下,向着身边的车队大喊:“领头的,去前边!开会!”

    很快的,这几个人就跑到了秦然乘坐的马车前。

    看着波尔这辆在艾坦丁堡都算不上低档的马车,这几个举着火把,并不是什么没有见识的年轻人没有如同之前那样粗鲁的大喊,而是敲了敲车门。

    咚、咚咚。

    “阁下,您好。”

    “我们的商队队长邀请阁下前去开会。”

    随着敲门声,这样的话语响起。

    “好的,我知道了。”

    波尔看了一眼秦然,在秦然没有任何表示反对后,马上说道。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几人再次向后,那喊声再次的响了起来。

    听着再次响起的喊声,波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又有人想要弥补损失了。”

    波尔这样的说着。

    然后,不等秦然询问,就主动的说了起来。

    “在西卡城耽搁的这几天,每个商队都会或多或少的有损失。”

    “一些家伙很不甘心这样的损失。”

    “所以,他们希望将这样的损失‘转嫁’。”

    “‘转嫁’?”

    秦然被引起了兴趣。

    “嗯。”

    “大的商队向小的商队收取一定的‘保护费用’,一些临时组成的商队经常这样干,尤其是来自边境摩尔萨的家伙们,他们更是把这当成了‘规矩’,也因此,一些混蛋家伙改变了自己的主业,认为全额收取‘保护费’是更有前途的职业。”

    “而我之前就和他们打过交道,结果很不愉快。”

    “他们用我的货物充当了保护费用。”

    “我用他们的脑袋充当了赔偿费用。”

    波尔点了点头,解释着,然后,波尔笑着指了指他的身后,也就是车队的前方。

    “不过,这次不一样。”

    “这种叫人的方式太过粗陋了,应该是来自艾坦丁堡的商队临时起意。”

    “不然,这些大商队的护卫,应该把整支车队的人围起来后再通知。”

    波尔的话音落下,秦然就看到车队中忽然有人脱离了队伍。

    这些脱离了队伍的人速度很快,且组织有序。

    几乎是瞬间,拉着车的马匹就和人一起冲入了主干道旁的山林中。

    “这些家伙应该是来自边境摩尔萨。”

    波尔很肯定的说道。

    说完,波尔看向了秦然。

    “科林阁下,我们要怎么做?”

    波尔问道。

    “去看看。”

    秦然指了指车队的前方。

    波尔一愣。

    按照波尔对秦然的了解,秦然不可能对这样的事情有兴趣。

    除非……

    顿时,波尔想到了什么。

    可还没等波尔开口询问,秦然已经推门走下了马车。

    “看好车子。”

    波尔对着阿什卡诺说了一声,快步的追了上去。

    此时,在车队的最前方,一个暂时用马车聚拢的空地上,一堆篝火已经升起,一个随行的年轻伙计正在里面加着木柴。

    十几个早到的人站在一侧,眉头皱起的看着篝火对面的三人,目光满是不善,而对面的三人则是面带微笑。

    “你们是要趁火打劫吗?”

    十几个人中一个戴着布帽子,穿着棉质大衣的男子大声吼道。

    对方的情绪十分的激动,随着吼声,脸颊都变得通红了。

    而站在对方身后的十来个商队代表同仇敌忾的瞪着眼睛。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对面的三人早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不过,一直面带微笑的三人,却是毫不在意。

    他们先是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年级稍长的男子走了出来。

    灰兔皮的帽子与同样皮质的大衣,为这个男子带来了相当的保暖能力,让对方走出来时,不需要佝偻的身躯换取温暖。

    对方的面容也打理的极为干净,不见一点风霜,下巴上的胡子更是梳理的整整齐齐,手中的绅士手杖轻轻的点了点地面后,对方开口了。

    “诸位。”

    “我们都是商人,商人逐利,这是天性,更是本职,但是我们从心底也希望公平。”

    “所以,我没有任何逼迫大家的意思。”

    “刚刚有人离开了队伍,我们阻拦了吗?”

    “没有。”

    “我不会阻拦大家离去,当然更欢迎大家加入我们,20金普顿的价格,对于大家来说并不是付不起的数目。”

    对方条理清晰的说着。

    而在对方话音刚刚落下后,那个座位另外一方的代表,就很干脆的开口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没有准备好?”

    “或者说是没有经验?”

    对方的质疑受到了身后商人们的支持。

    “别开玩笑了。”

    “做为凯特商行的商队代表,我已经在艾坦丁堡到边境摩尔萨的这条道路上跑了10年,这里发生什么我是一清二楚的。”

    “比如……”

    “你曾经不也是向某些可怜的家伙收取相应的,类似的费用吗?”

    中年人说着,手中的绅士手杖就指向了对方。

    被指着鼻子的对方下意识的一缩脖子。

    除去本能外,对方完全就是被对方的身份吓了一跳。

    凯特商行,艾坦丁内有数的商行。

    其总部在艾坦丁堡内,主要经营的范围是矿产,副业中包括不限于报纸、车行等等。

    对于他们这些商人来说,凯特商行说是庞然大物并不为过。

    不过,真正让这位商人代表胆战心惊的是,对方怎么知道他干过这样的事情。

    看着似笑非笑的对方,感受着身后同一阵营伙伴的不信任,这位商人代表马上说道:“20金普顿的价格对于凯特商行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商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小数字!”

    “对啊,20金普顿,太贵了。”

    “我这次的收益也不过是30金普顿罢了。”

    ……

    听到身后商人们的喊声,这位商人代表微微松了口气。

    他知道,对于数字、利益的敏感,让这些人暂时支持了他。

    哪怕心底有着别样的想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而这就足够了!

    足够他做为谈判的资本!

    想到这,这个商人代表就想要开口。

    但是,凯特商行的那位代表却更快的开口。

    “所以,为大家考虑的我,提供了一个后备方案——”

    “第一个愿意向我支付费用的人,我只收取一半,也就是10金普顿,第二个我收取11个,一直到20金普顿为止。”

    “大家认为怎么样?”

    “我们的提议并不过分。”

    凯特商行的代表摊开双手,双眼扫过眼前的人。

    当看到这些人面面相觑,眼神中多出了提防的模样时,心底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尤其是那个所谓代表其他人的家伙,看着对方呆滞的样子,他真的是害怕笑出声。

    想要依靠一群乌合之众和他谈判讲价格?

    他就让这群乌合之众窝里反。

    不过,做为劣势一方的那个代表反应却是极快。

    “我第一个!”

    因为站在众商人前面,靠着距离优势,对方一步就冲到了凯特商行代表的面前,之前义愤填膺的模样,早就变成了谄媚的笑容。

    10个金普顿就这么的递了出去。

    对方身后的众人一愣。

    随即蜂拥而至。

    很快的,优惠的名额就没有了。

    剩下几个跑慢了的家伙,十分的懊悔,不得不掏出了20枚金普顿。

    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反对这个价格了。

    反而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反应慢了的人,脸上一个个浮现着得意的笑容。

    当秦然、波尔走来时,立刻面对的就是这样带着嘲讽的恶意目光。

    “没有优惠了,你们需要交20金普顿!”

    原本做为劣势方的代表,这个时候站在凯特商行的代表旁边直接说道。

    秦然目光扫过对方,接着,落在了凯特商行代表的身上。

    “你让我交20金普顿?”

    秦然问道。

    “大家都交了。”

    “轮到你了。”

    对方很客气的说道。

    秦然点了点头,对方笑着伸出了手,准备收取费用,然后,秦然抬起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脸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