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从天而降
    上位邪灵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目光平静的扫过西卡子爵、‘枯萎之枝’、‘安眠之鹿’和‘腐朽之水’的祭司。

    “我代表我主应邀而来。”

    上位邪灵语气平和的说道。

    “欢迎。”

    ‘腐朽之水’的祭司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上前两步迎接上位邪灵。

    不过,那笑容实在是用力过猛了,看着就带着一股子的虚假之感。

    但这并不妨碍上位邪灵跟在对方的身后走进了西卡子爵的起居室。

    同样的,做为主人,西卡子爵也表示着自己的礼仪,他上前两步,走到了距离上位邪灵大约三米远的位置,刻板严肃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个礼貌性质的笑容。

    “晚上好,‘迷雾’的使者。”

    这位子爵说道。

    “晚上好,子爵阁下……”

    “动手!”

    就在上位邪灵回应西卡子爵的时候,‘腐朽之水’的祭司突然一声大喝,然后,整个人就向着西卡子爵一挥手。

    氤氲的水汽,一下子就将西卡子爵笼罩其中。

    不单单是这位‘腐朽之水’的祭司动手了。

    ‘枯萎之枝’的枯枝也悄无声息的缠绕在了西卡子爵的身上。

    ‘安眠之鹿’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埋下头,发动了冲锋。

    哒、哒哒。

    蹄子密集、快速的的踩踏在石板地面上,下一刻,那树枝编织出的鹿角,就这么的刺入了被氤氲雾气所笼罩、被枯枝所束缚的西卡子爵的身躯。

    看似坚固的铠甲,瞬间,犹如纸一般被刺破了。

    噗!

    鲜红的血,开始喷散、蔓延。

    上位邪灵遵照着与‘腐朽之水’祭司、‘枯萎之枝’的约定,走了向西卡子爵,向着对方挥出了手掌。

    同样的,这也是它与西卡子爵的约定。

    它会为他解除束缚。

    然后,双方配合先击杀‘安眠之鹿’,再对‘枯萎之枝’出手。

    至于‘腐朽之水’的祭司?

    对方只是凡人,火绳枪、强弓劲弩都能够解决对方。

    上位邪灵的指尖即将触碰到‘枯萎之枝’的枯枝时,这些枯枝陡然一缩,全部的从西卡子爵身上脱离,不仅如此,那些氤氲的水气也消失不见了,露出了安然无恙的西卡子爵,将一直拿在手中,戴在了头上的西卡子爵。

    顿时,一股惨烈的气息从对方身上散发而出。

    一道带着淡淡光影的虚影附着在对方身上。

    惨烈的气息中,立刻多出了一分神圣。

    站在那里的西卡子爵就如同是一位圣子般。

    他的目光透过面甲的缝隙,带着丝丝的歉意。

    “很抱歉,我欺骗了你。”

    “虽然这违背了我的誓言,但是为了战神冕下,我无怨无悔!”

    “我愿意背负一切的罪!”

    西卡子爵说完,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锵!

    剑刃与剑鞘的摩擦声,缓慢且变得刺耳。

    但上位邪灵的目光根本没有被其吸引,依旧是紧紧盯着西卡子爵。

    对方变得更强了。

    在说完自己的‘罪’后,对方又强大了一分。

    以心中的信仰为根基,反向的应用吗?

    不仅不会摧毁信仰,反而让信仰更加的纯粹!

    迅速的,上位邪灵所掌握的神秘知识就辨别出了此刻西卡子爵的状态,同时,它还十分肯定,这并不是对方的全力。

    每一个狂信者,都有着同一底牌:燃烧自己。

    就如同是每个邪异的谎话连篇一样。

    上位邪灵扭过头看了看‘枯萎之枝’和‘腐朽之水’的祭司。

    “我不想欺骗您。”

    “但谁让我主太过劣势了呢?”

    ‘腐朽之水’的祭司再次装模作样的道歉了一番,但是手上却是一点都不慢,那氤氲的水气一层有一层的附着在上位邪灵的身上,腐蚀着上位邪灵的身躯。

    上位邪灵坦然自若,没有任何的异样。

    这让‘腐朽之水’祭司微微一皱眉。

    但,马上的,面容枯槁的对方,就笑了。

    “我知道您既然来这里,就做好了死亡的觉悟。”

    “事实上,不只是您,对于我主,我也是一样的。”

    “如果能够为我主扫清障碍,不要说是死一次,就算是死上十次,我也是乐意的。”

    话音落下时,这位老者的面容变得狂热而又邪异。

    不过,上位邪灵的目光已经挪开了。

    它专注的看向了‘枯萎之枝’。

    这个时候的‘枯萎之枝’正在用它的枯枝在地上描绘着一个秘法阵,沾着自己和‘安眠之鹿’的鲜血。

    秘法阵的核心是一个圆,一个被一道‘横’贯穿的圆。

    在这一道横的两侧,一面描绘着一个规则的五芒星,一个则是三角。

    五芒星的顶端,点缀着‘枯萎之枝’‘安眠之鹿’的鲜血,三角的一面则对着上位邪灵。

    在被这个秘法阵的一角对准后,上位邪灵就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挤压感,犹如是深潜时的感觉一样,虽然它还能勉力移动,但却很难如同正常状态下的模样,而当‘安眠之鹿’头顶上的树枝角,将它束缚时,它彻底的失去了行动力。

    “你是‘迷雾’的眷者。”

    “悄然完成‘降临’的迷雾,比我们想象中的都要强大。”

    “也因此,铸就了你的强大。”

    “但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再强大的你,也不过是落入了陷阱中的可怜鬼罢了——献祭了你,必然会影响到‘迷雾’,甚至,有可能让祂遭受重创。”

    “到了那个时候……哈哈哈。”

    ‘枯萎之枝’说到了得意之处,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它真的没有想到,‘迷雾’的眷者真的这么好骗。

    一个简单的计划,就让对方踏入了绝境。

    对方真的以为‘迷雾’表现出了强大,就会让它们争相合作吗?

    别开玩笑了!

    越是这样,它们越要将‘迷雾’干掉。

    要知道,西卡领只有这么大,根本不可能容乃超过两个‘降临’的神灵。

    有它和‘安眠之鹿’足够了。

    再多就不需要了。

    至于‘腐朽之水’和西卡子爵?

    同样是它和‘安眠之鹿’的祭品,只不过时候不到罢了。

    一边描绘着地面上的秘法阵,一边将真正的秘法阵在地下描绘着,‘枯萎之枝’控制的头颅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而这个时候,西卡子爵才完全的把剑拔了出来。

    原本普通的长剑,此刻剑刃上带着一丝光辉,更仿佛是重有千钧。

    西卡子爵双手拿着长剑,十分艰难,一步步的走向了上位邪灵。

    剑刃上带着丝丝危险的气息。

    上位邪灵十分清晰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如果被砍中的话,它肯定会‘受伤’!

    但它‘不在乎’!

    因为,这就是它的任务。

    更加重要的是……

    它的任务明显完成了。

    “果然是这样。”

    上位邪灵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人和邪异,缓缓的说道。

    神情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反而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样的神情引起了西卡子爵的不安。

    这种不安,猛的出现,就如同当他选择成为‘暗行者’后,那时不时出现在耳边的呓语般,让他感到忐忑。

    而‘枯萎之枝’‘安眠之鹿’的心底也莫名的一阵悸动。

    沉睡在自己信徒身躯内的‘腐朽之水’,在这个时候,也开始苏醒了。

    看着周围人、邪异的表情,上位邪灵微微一笑。

    “我真的傻吗?”

    “也许吧。”

    “但那也是和某些真正聪明的家伙相比较而言。”

    “所以,我在遇到你、你,还有你时,对于你们所说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上位邪灵抬起手指了指‘腐朽之水’的祭司、‘枯萎之枝’和西卡子爵。

    “别嘴硬了!”

    “如果你不相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你真的是来送死的?”

    ‘腐朽之水’的祭司冷笑道。

    虽然看不惯对方的小聪明,但是‘枯萎之枝’和‘安眠之鹿’在这个时候却是点了点头。

    正在将‘剑’举过头顶的西卡子爵,虽然没有什么神情,但是从心底而言,却是承认的。

    面对着一众反应,上位邪灵再次笑了。

    “是啊。”

    “我就是来送死的。”

    上位邪灵很大方的承认了。

    “荒谬!”

    “可笑!”

    斥责声响起,将‘剑’举过头顶的西卡子爵,对准了上位邪灵的脑袋,重重的劈下。

    上位邪灵却是不再理会了。

    它说这么多,不过就是为了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现在?

    时间刚刚好!

    上位邪灵站在那里,高高的昂起了头颅,无惧这劈砍下来的‘剑’,它高声呼喊道——

    “接受我主的怒火吧!”

    下一刻,上位邪灵被‘剑’劈成了两半。

    但是,西卡子爵被面甲遮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喜悦。

    ‘枯萎之枝’‘安眠之鹿’表情无比凝重。

    正在缓慢从信徒身躯中苏醒的‘腐朽之水’更是一下子就惊醒了。

    接着,他、它们纷纷抬头。

    那视野似乎穿过了屋顶,看到了夜空。

    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从天而降!

    轰!

    蓄势已久的恶魔之炎,根本没有给他、它们更多的躲闪余地,刹那间就湮灭了整个起居室。

    哪怕没有了火鸦的辅助融合,在【恶魔燃烧术】达到了超凡级别时,依靠自身的恶魔血脉【烈焰硫磺】的加持,经过了蓄力后,恶魔之炎依旧达到了Ⅴ阶。

    翻滚着的烈焰中,恶魔的虚影不住的咆哮着。

    西卡子爵身上的光影略微抗衡后,就蹦碎成一片晶莹,迅速的消逝在了恶魔之炎中,紧跟着消逝的就是西卡子爵本身。

    “不可能!”

    “我主是战神!”

    “怎么可能战败?”

    带着不可置信的呼喊,西卡子爵化为了灰烬。

    一同化为灰烬的还有‘腐朽之水’的祭司。

    包括……‘腐朽之水’。

    迅速醒来的‘腐朽之水’根本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彻底的华为了乌有。

    ‘枯萎之枝’‘安眠之鹿’身上沾染上了恶魔之炎,‘枯萎之枝’缠绕着‘安眠之鹿’,将其和自己一起拉入了地下。

    它希望利用泥土,来熄灭火焰。

    可惜的是恶魔之炎,不仅不可被普通的水、沙土等熄灭,还有着焚灼灵魂、吞噬生命的特殊能力。

    在没入地下的片刻后,‘枯萎之枝’彻底的枯萎了,‘安眠之鹿’凭借强大的意志力,还残存了一丝,但却被如跗骨之蛆般的恶魔之炎追上,迅速的化为了灰烬。

    火,继续燃烧着。

    呼吸间,西卡子爵的起居室就消失不见了。

    连带着后院很大一片建筑物,都纷纷被烈焰吞噬。

    “救火!”

    “救火!”

    此起彼伏的喊声中,上位邪灵艰难的复原。

    感受着体内的虚弱感,上位邪灵想要大哭两声,它容易吗?

    为了给自己的Boss当诱饵、当坐标,每次都是这样的舍生忘死!

    没错!

    诱饵、坐标。

    这就是上位邪灵的任务。

    简单的说,不论已经死亡的西卡子爵、‘枯萎之枝’、‘安眠之鹿’和‘腐朽之水’的祭司说些什么,它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家伙聚集到一起,让自己的Boss一网打尽。

    毫无疑问,上位邪灵是做得相当不错的。

    它从自己Boss那里感受到了夸奖。

    然后……

    还有一个一天的假期!

    假期!

    前所未有的待遇!

    上位邪灵简直是不敢想象。

    它的Boss竟然会给它假期,实在是做梦一般。

    轻轻掐了自己一把,感受着丝丝疼痛,确认自己不是做梦后,上位邪灵一声欢呼,转身就向着‘迷雾’教派的隐秘据点跑去。

    它要去拥抱它的被褥了!

    ……

    西卡城隐蔽的一角。

    轮卡尔双眼紧紧盯着冒出了火光的西卡子爵府邸。

    他面容铁青。

    他的挑唆失败了。

    他的计划失败了。

    十拿九稳的计划竟然失败了。

    不就是败了,还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毕竟,冒充主教辛克伏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没有一些灵性物品的消耗,根本瞒不过西卡子爵。

    更加不用说,他还隐隐的挑唆了‘腐朽之水’的祭司。

    后者的消耗更是大。

    那可是在一位神灵眼皮子底下完成的。

    哪怕只是一个还没有‘降临’的邪神,但和神灵挂钩的存在,哪一个是好惹的。

    原本挑动几个没有‘降临’的邪神和西卡子爵同时联手对付那个突然冒出的‘迷雾’,虽然对方悄然无声的完成了一次‘降临’,但轮卡尔依旧认为是十拿九稳的。

    因为,他见识过‘降临’的邪神。

    很强大,但也有局限性。

    ‘降临’的对方需要‘重新成长’,只有完成了整个流程的成长,才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灵——但,依旧是半神!

    半神,在人间也不是无敌的。

    更不用说是还没有完成成长的半神了。

    所以,轮卡尔是信心十足的。

    只是……

    眼前的火焰却在告诉着他,对方已经是‘半神’了!

    西卡领竟然有了‘半神’!

    虽然半神在人间不是无敌的,但却绝对不是他能够对抗的!

    跑!

    毫不犹豫的,轮卡尔转身就跑。

    但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一柄火绳短枪,就这么顶在了他的额头上。

    顿时,轮卡尔停下了脚步,高举起了双手,低声惊呼着。

    “别开枪!”